腐文 > 高辣 > 男配多多(完结) > 倚醉卖醉
    男配多多(完结) 作者:千帆过尽

    倚醉卖醉

    “这儿能睡,就睡这儿吧。”house拍了拍自己床边的位置。

    楚恬扶额,头一回看到有人借醉耍流氓耍的这么溜的?

    “你不会是装的吧?”她都怀疑他是不是在逗她了。

    楚恬一面俯身看着house的表情,一面去掰他紧拽着自己的手指。费了好些劲,总算是掰开了,结果下一秒,对方直接抱住了她的腰。

    “喂,别趁着喝醉耍无赖啊。”

    楚恬警告道,然而house根本不听,紧抱着她,手揽着她的腰,头抵着她的背部,也不说话,只是复习越发平顺……

    “house……喂……house……”楚恬唤他,对方却没有回应。

    楚恬一脸懵逼,这是睡着了?

    她伸手用力掰开他的手,果见他已经闭上了眼,她无可奈何,把他再次拖回床上,谁知准备起身时,对方忽然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操……她就不该管他。

    楚恬在心头骂了一句,双手用力去推house。

    house大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她身上,毫不客气的压着她,头倒在她的肩膀上,一动也不动……

    楚恬挣扎了下完全没有效果,索性放弃,又好气又好笑地骂道:“酒量不咋滴,逞什么能。”

    不过话虽这么说,想起他晚上帮她挡酒的样子,心里还是忍不住一暖。

    她见他睡着时蹙着眉头的样子,想他应该不太好受,于是忍不住抬手按上了他的太阳穴,轻轻帮他揉了揉。

    house迷迷糊糊的感受到她的手指,咕哝了一句“甜甜”,把她的手拉下来,握在手里放在唇边轻吻了两下,就这么抓着,带着满足的笑意继续睡。

    他的头歪在她的颈间,耳根带着微红,皮肤白嫩地不逊于她,他如此近距离的压在她身上,她侧头,甚至能看到他卷翘的睫毛。

    真tm犯规,楚恬心想。她不由又想起了那个雨夜……不,不能想……美色当前,再这么想下去,指不定她把持不住把他给怎么了呢。

    楚恬强迫自己转移了注意力,又等了一会,觉得house应该睡熟了,才又起身去推他,试图从他怀里出来,谁知换来的是之后更紧的拥抱。

    他喝了酒,体温都有些高,她不太敢乱动,几次之后,索性放弃了。

    拍了一天戏加上晚上那番的折腾,她也累了,身上的人熟睡着,困意感染了她,很快,她也开始犯困了。

    伸手关掉头顶刺眼的吊灯,她闭眼,没一会儿便跟着睡过去了。

    半晚,house是被渴醒的。

    身子刚一动就发现不对劲;他发现自己压着一个柔软的躯体,头枕在对方细软的秀发上……他猛地撑起身子,这才发现身下的人正是楚恬。

    他都做了些什么?

    house有点断片,恍惚只回忆自己压着楚恬不让走……

    所以他喝醉了耍流氓了?

    似乎被house压得有些久了,house一起身,楚恬便活动着双腿,揉了揉自己脖子。house以为她会醒过来的,谁知她活动完,侧了个身子,又继续睡着了。

    也是心大,在他的床上居然睡的这么安心,她就不怕他对她做点什么吗?

    house看着自己的干的好事,懊恼的同时又觉得这感觉,还挺不错的。

    反正无赖都已经无赖一次了,现在去睡沙发,是不是太虚伪了?

    再次回到床前,house看着仍旧熟睡的楚恬,俯身亲了亲她,给她换了一个更为舒服的睡姿,然后抱着她,装作自己从没醒来过一般,继续睡。

    楚恬第二天被闹钟吵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是放在house腰上的,两人的姿势不知何时变成了她抱着他,舒服地窝在他怀里。

    额,她不是真生了什么色心吧?

    楚恬连忙松开house,抬着他的手臂,从他怀中小心翼翼地钻出……

    他身上的酒意已经淡了许多,人却还没睡醒,只是嘴角是翘着的,也不知是做了什么美梦。

    楚恬偷偷起身,趁着他还没睡醒,赶紧溜了。

    照旧是忙碌拍摄的一天。

    只是即将收工的时候,剧组微信群里却忽然发条让大家都炸锅了的消息:小主演——赵思翰不见了。

    晚些还有一章。

    先来个小剧场:

    婚后,某次house又喝醉了;楚恬当时正遛完凯撒回来,看着house那醉酒后同凯撒颇有得一拼的傻样,忍不住想要逗逗他。

    楚恬:house,你知道凯撒平日怎么叫的吗?

    house(一脸无辜):?

    house:甜甜你知道?

    楚恬:咳咳,就是这样叫的,嗷呜——

    楚恬:学会了吗?

    house(挠头):没,要不甜甜你再教我一遍?

    楚恬:嗷呜——

    楚恬:学会了吗,学会了就叫两声来听听。

    house(为难状):嗷……甜甜,我还是不会。

    楚恬:笨,就是这样;嗷呜——,嗷呜——,呜呜——

    然后一屋子的男人都笑了。

    楚恬这才反应过来着了道,气鼓鼓的,当晚直接把自己卧室门落了锁。

    以后,再有人敢逗楚恬,其他男人也不敢嘲笑或帮腔了,生怕一不小心就受了迁怒。

    倚醉卖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