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 > 高辣 > 催情 > 四(结局)
    催情 作者:香肩小羊
    四(结局)
    那天之后,竺橙就一直等待着邵晋的电话。
    她几乎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那天她搅乱了邵晋本来平静的一汪水,他一定会给她打电话。
    但是,左等右等,邵晋不仅没给她打电话,甚至微信也连一点动静都没有。他的头像是一双黑夜里的眼睛,金黄澄澈,像猫,像豹。
    微信的聊天页面一直停留在她发了叁万元  定金之后,“对方接收了你的转帐”的提示消息这里。
    两周之后,竺橙趴在沙发上,盯着微信里她和这个金黄眼睛的大片空白的聊天记录,挫败地叹了一口气。
    她恨恨地输入:【邵晋,我们见一面吧。】
    思考了半晌,她气鼓鼓盯着那行字,决定把它删除,这和自己现在胜利者的气质相当不符合。
    没想到,手机没拿稳,一下滑落了下去,竺橙手一滑,这条消息发了出去。
    完蛋了!竺橙连忙把消息撤回,微信显示“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竺橙从来没有这么恨过微信这个智障设计。
    她忐忑不安等待了半天,等着邵晋有什么回应。
    一天过去了,邵晋没有任何回应。
    竺橙看着那行小字,这几个字好像在提醒她是个失败者一样,尴尬的树立在那里。
    真是上赶着不是买卖…
    竺橙想着。
    她把手机放回兜里,轻松吹了个口哨,决定敌不动我不动。猎手捕杀猎物的瞬间,是猎手得手,还是猎物逃脱,全在这屏声静气的几秒钟,谁更冷静,谁就能赢到最后。
    11月29日,星期日。
    竺橙第叁次站在了这扇门后。邵晋打开门,她抬头看着他面上的表情,平静无波,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请进。”言简意赅的,他把竺橙请进屋子里。
    今天是个大晴天,气温久违的温暖,竺橙穿着丝袜,一身明黄色的短连衣裙,头发烫了大卷,还花了妆,和第一次时候那种良家少女风截然不同,暗骚变明骚,就像一朵大剌剌开在野地里的太阳花。
    她大摇大摆走了进去,一点不见外的一屁股坐上了邵晋自己工作的那把老板椅,别说,又大又软和,舒服的很。
    邵晋无语地看着她,脸上总算有了一点表情,嘴角无法控制的抽搐了一下。竺橙敏锐地捕捉到了,在椅子上转来转去,乐颠颠看着他。
    邵晋:“……”
    还真是装都不装一下了啊。
    邵晋进屋,拿出一个白色的木头盒子,递给竺橙。
    竺橙接过盒子,把上面的丝带解开,打开盒子,一瞬间,她的表情定格了,愣了半晌,两行泪珠从她的眼睛里圆溜溜滚落出来。
    这是她的妹妹…小绒啊,黑葡萄一样的眼睛,尖尖的鼻头,笑起来的时候鼻尖会可爱的皱成一团,这个时候她最喜欢去摸小绒的小鼻子。
    但是她面前的小绒,只是一个不会动、不会笑的娃娃,静静地躺着,小手握成拳头,眼睛闭着,睫毛长长,嘴角微翘,好像在做什么美梦。
    “谢谢你,邵晋。”竺橙合上盒子,“妈妈看到这个,大概会好受一点。”
    她对妹妹的思念终于喷发了出来,这几个月,她一直有些恍惚,妹妹真的去世了吗。
    她有些愧疚,想起自己之前和邵晋说的话。真实一定是希望吗,虚假一定是令人憎恶吗。
    如果能从虚假里汲取那么一点点赖以活命的勇气,去面对真实,鼓起勇气继续走下去呢。邵晋的工作不就是在做着这样的事情吗。
    “对不起。”竺橙真诚地道歉,“为我之前说过的话。”
    邵晋倚着门框,表情看不出情绪,说:“竺小姐,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补尾款了。”
    “没有问题。”竺橙站起来,说:“可以先借用一下你的卫生间吗。”
    邵晋斜眼看着她,好像在想她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在那边。”邵晋指指左边。
    原来卫生间在他的卧室里。
    竺橙微微颔首,把盒子珍而重之地放在桌子上,走进了左边的屋里子。
    过了良久,邵晋没有看到竺橙出来。他皱着眉。
    “竺小姐?”
    没人回答,他撩开帘子,卫生间空无一人。
    “竺小姐?”
    他走进去,看到竺橙站在他的卧室里,背对着他,正把从他的桌子上拿起来的相框放回去。
    邵晋被气笑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他大步走过去,猛然抓住竺橙的手腕,把她往门口拉:“竺小姐,是不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擅自动别人的东西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等等,邵晋…”竺橙借着他的力,顺势把他推到墙上,“你先别动,让我说完。”
    “邵晋,让我们把话说开吧。”
    她的手柔软的像没有骨头,顺着他的脊椎右半边像蛇一样抚摸上去,恰好是他受伤的那些部分:“我年轻、漂亮,主动投怀送抱,我们各取所需,互不负责,这对你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如何?”
    邵晋一动不动,但竺橙感受到他的呼吸有些微不可闻的错乱。
    “为什么?”
    “看你好看。”
    邵晋嗤笑一声。他好看吗,每天洗澡的时候,他连看一眼自己身上那些可怖的伤疤,都觉得恶心。
    “怎么样?”竺橙的手指在他的小腹打了一个圈,逐渐不安分向下探去。
    是真话吗,半真半假。世间万物没有最好的,只有最合适的。上天把她造的残缺不全,也许她的心门是要比别人狭窄一些,更难走进去,但是遇到了对的那个人,她也是可以坚持走下去的。
    看到他床旁边摆着的相框,里面是他们一家人地合照,竺橙盯着照片,半晌后,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场景。
    更遥远的过去。
    那时候,她正是懵懂无知的年纪,父母说起邻居家那场大火,心有余悸,说当时几乎房顶都是熊熊的火焰,一家五口人就活下来一个孩子。她听得半知半解,一个人自顾自跑出去玩,走啊走啊,看到一个少年坐在楼道旁,挨着垃圾桶,抱着自己的头,看起来无助极了。
    她跑过去,发现这个少年在哭。
    纠结了一下,她把自己口袋里的棒棒糖递给他:
    “大哥哥,不要哭了。”声音还带着些奶声奶气。
    “谢谢你…”少年茫然抬起头,瞳孔涣散,没有焦点。
    “大哥哥,你为什么哭啊。”
    “我没有家了。”
    “怎么会没有家呢。”
    “我的家人都去世了。”
    “别哭别哭…”竺橙手忙脚乱安慰他,拍着他的背,又想到如果自己的爸爸妈妈永远见不到了…这么一想,她也无法控制地哭了出来。自己光是想一想就这么难受,这个大哥哥得多难受啊。她带着哭腔安慰眼前的少年。
    “我来当你的家人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她说的掷地有声,眼睛清亮,好像把这当成了一个许诺一样。
    ……
    邵晋拉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向下滑落、将握未握的动作。
    “你有什么损失?”竺橙仰头蹬着他,“生理需求总得解决吧,难道你不是男人?”
    “我怕得病。”邵晋一字一字咬着说。
    “行。”竺橙觉得血一下子冲到了大脑上,眼泪涌了出来,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邵晋,你牛逼,你坐怀不乱,姑奶奶我不伺候了,你就这辈子呆在这破房子里吧,等以后你后悔了,过了这村儿也没这店了。”
    她咬牙切齿,掏出手机,把剩下的钱转给邵晋,准备潇洒的拎包走人。
    正当她要头也不回走出去的时候,邵晋拉住了她,接着,他的身子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反客为主地转换了方向,把竺橙压到了墙上,吻上了竺橙的唇。
    “喂!”竺橙从这个沉重的吻里脱身,说:“你干嘛,邵晋!”
    “这样才对啊,小姑娘。”
    “不怕得病了?”
    “得不了。”邵晋盯着她,竺橙才发现他在憋笑,气的她一脚蹬出去,却被邵晋牢牢压住,他的气息吹拂在她耳边,沙哑的声音这个时候却听起来如魔如魅:“我知道你是第一次…现在你跑不掉了,就算一会儿疼,也不许哭。”
    竺橙在他的吻里败下阵来,身体反应很大,软的像水,虽然有一种偷吃到糖果的感觉,但她心里还是充满了悻悻的挫败感。
    在邵晋即将把她推倒在床上的时候,她制止了他即将落下的一个吻,气息紊乱:“等等!我还是想不明白,那天,你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
    那天,她像一个赢了战争的女王,稳操胜券地等待着他的电话,但那个电话始终没有如期响起。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总以为我是猎物,但其实,你才是那个一开始就被盯上的猎物呢。”
    邵晋贴着她的耳朵说话,双手已经在解开她裙子的背后拉链。
    “毕竟,谁见过这样傻乎乎主动凑上来、生怕对方看不出来自己意图的猎手啊。”
    他第一次见到她,就知道她不是一朵简单的花儿,虽然漂亮,但绝不是养在温室里的那一类。
    而是想长在哪里就长在哪里,尽情吸收阳光、畅饮雨露的花儿,宁愿迎着冷风凋谢,也不愿在虚伪的赞美里枯萎。
    正是因为他缺少这种真实,所以他能够敏锐嗅到。
    自己已经逃避了太多年,沉浸在自己一手铸造的虚假世界里,甚至不敢向外去看一眼。
    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他想起小时候祖母家的那棵桑葚树,每年总是开得很好,结满了甜甜的桑椹,小时候他总是爬上树摘桑椹,然后坐在树干上一个一个吃掉。
    那棵桑椹树还活着吗,还在年年结果吗。
    太多年没有回去了,是该去看看了。
    …
    竺橙努力回想,自己第一天见到邵晋的那天,自己还去看了心理医生。
    那天本来要拿去的报告单找不到了。她以为落到了家里,本想着回家后找一找,但是后来便忘了这件事。
    原来,这张报告单落在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邵晋的工作室。
    #
    完。
    四(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