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 > 其他 >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 ——(39)
    当吐槽区up穿越狗血剧 作者:上下四方
    ——(39)
    年末的时候两人一起搞了装修,祁斯异不喜欢安定的生活,因此从来没有结婚的想法,但房子是可以有的,两人在风景宜人的南方买了一所房子,又在有暖气的北方安了个家。
    其实两边都很少回去,祁斯异很喜欢在各个地方生活,不喜欢在一个地方定居,所以总是搬来搬去的,每个城市都去住几个月,感受一下当地人的生活和习惯,从而去了解和体会不同的生活。
    不管辛和杨有没有时间,他都很喜欢四处旅游,对他来说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祁斯异会时不时在社交软件上更新两个人的照片,视频也是像以前一样,更新的很勤奋,从来都不会为了爱情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只不过相比较从前的吐槽,他现在更新更多的还有旅游的视频,赶海也很好玩。
    余生虽然漫长,也依旧没有目的地,可祁斯异却还算满意这样的生活,爱人就在身边,一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他们相爱也独立。
    关于每个世界里的炮灰攻番外
    我是霍振洋,是柯魏,也是黎政。
    当然,以后也还会成为更多角色。
    故事里配角本来不应该拥有自己的想法,是不能够有意识的,所以能够说出一些话,是黎政的幸运。
    在所有偏离轨道的剧情中,越来越无法找清楚自己。
    我不想做那样的人。黎政说,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角色,可他不想成为被讨厌的那一个,他认为那样很不幸运。
    不知为何,当着那人的面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了。
    果不其然的,得到了很差的态度,祁斯异对他说:你已经做了。
    是的,已经做了。在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时候,已经多了那么多无法挽回的事情,黎政比不上艾蒙舟,霍振洋比不过俞全,他更不像迟云明,不管哪个世界里,从来没有拥有过一些幸运,没有一个人告诉他,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来吧,不要考虑那么多。
    他和迟云明一样,也等待了很久,在没有边际的书中世界里,等待着最开始喜欢的那个人找到他拯救他,带他离开。
    即使知道了自己也许并不会等到任何东西,他还是永远坏抱着一点一点期待,尤其在拥有了自己的意识以后。
    可从某个世界开始,再也看不到那双熟悉的安静眼睛了。
    那永远有些懒散,看人却很认真的那人的眼睛。
    黎政很清楚,祁斯异应该是离开了。
    在系统被击溃以后,也有很多人都从里头逃了出去,他当时正在最后一个任务里,杀死了主要角色。
    是的,黎政在屠杀角色。
    也说不清,并不是为了谁,非要说起来的话,只是一种不满,他不满按照剧情来铺垫自己的人生,也不满被控制,却无法挣脱。
    坐在天台上抽烟的时候,身后逐渐有人靠近了,那也是玩家之一,是他很久以来的好朋友,虽然脾气很臭,心里却很善良,他曾经在某个世界里扮演过司东,一个欺负祁斯异的坏家伙。
    司东也点了根烟:你有没有想好以后要去哪里?
    黎政摇了摇头,有意识开始就在系统的操控下生存的人,哪敢想什么以后呢?他已经不指望自己还会有以后了。
    听说系统都被击溃了,辛和杨真猛啊。
    黎政带着点漫不经心的,好像说起这人也没有一点波动:是啊。
    司东又说:听说祁斯异也和他在一起。
    嗯。黎政收敛了笑容,夜色很黑,一颗星星都没有,月亮也仅仅剩下了一半。
    他最终没有离开系统的残骸。
    虽然已经分崩离析,但系统最基础的传送功能还在,只能穿越曾经去过的世界里,一遍一遍经历已经度过的剧情。
    其实黎政也说上为什么自己还停在这里,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离开,也许是害怕真实世界的生活,也许是怀念,想不到自己应该去什么地方。
    或者应该,还有过一点点期待,在某个曾经经历过的夕阳里,那人抬眼看向自己的时候,结局会有所改变。
    黎政心想,自己会怀念,只不过是因为突然得知了世界的真相以后,还有羁绊的人太少了,所以才显得弥足珍贵。
    他从来没有刻意去找过谁,没有刻意去看某人过得好不好。
    只是偶尔被司东拽去现实世界聚会时,曾经看到过那人在大屏幕上的样子。
    祁斯异和一个脸很陌生的男人在一起了。
    黎政也想起一些故事来,他当时的角色也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梦想着能够进入娱乐圈,在祁斯异的提醒下去参加原选秀,一炮而红。
    少年的梦境里总有过无数的幻想,崔旺也梦见过有那么一天,自己可以和喜欢的人谈一场宣告全世界的恋爱,就像现在辛和杨拥有的一样,轰轰烈烈的公开,得到全世界的祝福。
    辛和杨可以挽着他的手,光明正大躺在海滩上。
    那张广为流传的图片里,祁斯异看着辛和杨,笑得很幸福。
    这是黎政唯一知道的事情,站在街上愣了一会儿,找了个角落吸烟,烟雾缭绕之中,好像也轻松了一点。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黎政想,所有人一生中都会遇见无数人,有些人留下的痕迹深点,有些留下的浅一点,但最终都会离开。
    再一次看见祁斯异时,是在一间甜品店,祁斯异穿着大裤衩和拖鞋,才起床的样子,旁边那人却捂得严严实实,一起进来买甜品。
    并不是祁斯异喜欢吃,是迟云明,也是现在辛和杨很爱吃甜食。
    他坐下楼下的咖啡厅,看见两人一前一后进来,走到楼上的甜品店,祁斯异身后的男人比他高了半个头,却好像弟弟一样粘着他。
    祁斯异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看人时淡淡的,带着一点与生俱来的审视,但没有恶意,原本利落的短发有点长长了,碎碎遮住了眉毛,从他身边经过时,好像停顿了一下。
    黎政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他看见皮皮祁斯异对他歪了歪头,就像很久以前,他们在另外的世界里,也是这样带着一点审视。
    他认出自己了吗?会是什么反应?
    等待之中,祁斯异开口了,脸上表情似乎有惊讶,也有一点点疑惑和尴尬,轻轻响在他耳边:
    先生,您咖啡洒了。
    黎政这才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杯子,半杯咖啡都洒在了桌子上,这才吸引到了祁斯异的视线。
    赶紧抽出了纸巾把桌子擦干净了,再抬头时,那人已经走出了很远,和旁边的口罩青年说话。
    你认识他吗?青年问。
    祁斯异摇摇头:不认识。看起来有点奇怪,咖啡洒了都不知道。
    是从辛和杨粉丝的口中了解到了两人的故事。
    然后又找到了祁斯异的视频账号,不管是他曾经去过的地方,还是他看过的电视剧,黎政都会看上几眼。
    生活并不是狗血剧,不会有突然的死亡,圆满的结局,或者完全苦情的男二,黎政的日子也还会继续,在以后的以后,他也许也会接受一些人,也许会恋爱,一点一点放下所有的曾经。
    但有些东西,有些经历,既然是爱过的人,就不会轻易忘记。
    每一次从视频里看见祁斯异抬起眼睛,看向镜头,他的心还是会漏掉一拍,好像这人在自己面前,好像他也仅仅是在小区楼下,提着蛋糕等了他半天而已。
    冬天的第一场雪,祁斯异收了到了一份匿名礼物。
    放在楼下的快递箱子里,没有署名,也没有贴邮寄地,原本以为是哪个粉丝送来的,他也没拆开,放在辛和杨的书房里了。
    等到辛和杨晚上回来,才漫不经心把东西拆开。
    倒也没什么特别的,里头只有一枚戒指,看款式应该不是女孩子送的,还有一些小蛋糕,做的不算好看,但味道还不错。
    谁要和你求婚啊?祁斯异调侃着辛和杨,两人闹了一会,就把盒子扔在了楼下的垃圾桶里,临走之前,祁斯异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小蛋糕底下压着的纸条。
    那上头写的是他的名字,戒指是送给他的。
    除此以外,还有另外的备注: 没有被收下的礼物。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个问题来着,就是大家可以帮我选一个新文的文名吗,我实在太纠结了,感觉读者的眼光才是最好的,就是有欲望点进去那种,可以帮我看看嘛,发几个小红包
    1别拿白切黑当工具人
    2.穿成万人迷的人渣前男友
    3.穿成总受文的渣攻以后
    4.别拿黑莲花当工具人
    5.都不好,再想想
    我每次文名文案都特别差,麻了
    恋耽美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