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 > 其他 > 穿成龙傲天的病美人男配 > ——(76)
    穿成龙傲天的病美人男配 作者:浅无心
    ——(76)
    后来想想,除了篇幅不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萧萧就是龙傲天,两者不存在差别,他们从某种意义来说是同一个人(?)
    打住,脑洞到此为止
    不过希望大家能看懂这篇
    这次更新特别肥,所以!我周六再请个假呜呜呜,最近事情比较多~会尽量周六晚点更,不行就周日见啦
    另外,文荒的宝宝可以看看俺专栏的两篇完结古代文:
    宫廷侯爵生子:【全京城都在给我催婚(重生)】
    古代耽美神魔:【灰飞烟灭后我恋爱了】
    感谢在2021083023:23:04~2021090219:5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6瓶;跳恰恰的老鼠15瓶;樱井宫9瓶;少卿8瓶;阿爬、Motyl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6章 番外六
    过完六十五岁大寿的徐世发现本朝镇国公有点红颜祸水的潜质,不只是日渐长大的皇帝看着梁大人的时候会看呆了,然后慢慢自己脸红。
    还有就是那次北魏的四皇子携使臣来南越谈和,对梁昭回一见倾心,回去后念念不忘,没过十日,便忽然提出两国联姻,他要娶贵国镇国公。
    这封文书没能活过摄政王的手,连镇国公本人都没见着。
    摄政王也不管什么两国友谊和平了,当即整顿兵马,朝北魏都城杀了过去。
    战火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一个月就结束了,北魏的城池丢了三座,求和示弱的文书送了三封,最后还是北魏皇室送来十几辆马车的东西,说是补两人成亲时候没能送上的贺礼。
    萧承衍勉强满意地带兵回去了。
    徐世愁的头发都白了,拿着两国来往文书跑到皇帝面前,道:陛下,摄政王先斩后奏,自己退兵回朝,已经在路上了,这不合规矩,兵部都已经上书弹劾了。
    皇帝自从知道南越打了胜仗,一直特别乐呵:徐老大人,打赢了北魏,朕都觉得扬眉吐气了,这些都是小事。
    徐世继续唠叨:本来说好两国建谊,如今说打就打,是不是太儿戏了?若是往后北魏咽不下这口气,卷土重来怎么办?不行,回头谈和的时候,臣得让鸿胪寺好好去说清楚。
    徐老大人多虑了。屏风后一直在看地图的梁轻转身走了出来,他一身深色官袍,背脊笔直,站着的时候身形修长,玉树临风。
    即便他已经过了三十岁,却因为服用各种名贵药草,梁轻仍旧还是原来的样子,不见岁月的痕迹,明眸皓齿,面容精致气质温润如美玉。
    尤其是他双腿恢复了后,气质卓然,更加让人移不开眼。
    北魏主战派的三皇子,一年前就死在了夺嫡之争中。再加上经此一役,北魏二十年内不敢与我们宣战。所以他们只能咽下这口气。
    梁轻分析道:此次陵王出征,是因为我想与他离开朝政一段时间,怕北魏得知后心怀不轨,以此战作为警示,并不是单纯为了我。
    不管怎么样,摄政王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佳话就此传开了。
    萧承衍并不跟随大军,自己快马加鞭先回到了临安,以至于梁轻都没赶上去城门口接他。
    这几日摄政王不在,朝政上的事有一部分转移给了梁轻处理,他正在书房里伏案看奏折,萧承衍便推门进来了。
    梁轻愣了下,起身走过去被萧承衍抱在了怀里。
    身上好臭。不光如此,萧承衍还穿着铠甲,硬邦邦的,硌的他有些不舒服。
    梁轻眉头皱了起来,比预计时间早了一天半,你是不是又把小潘将军丢下善后了?
    潘知跟随萧承衍出征好几次,经过历练,如今也能独当一面了。
    他们成亲的事告诉的人少,不过邀请了潘知的父母,是一对很和善豪气、健朗随和的老人。
    梁轻本来就没有亲人在世,因此婚宴办的很低调。不过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他也不看重这些礼仪和名声。
    萧承衍嗯了一声,将身上的铠甲脱了下来,去衣柜里拿衣服。他一半掩在黑暗里,露出的上身劲瘦,动作之间腹肌若隐若现。
    萧承衍随意将衣服一套,走过来侧眸看梁轻说:你陪我一起。
    梁轻躲开了笑着说:我不陪你,谁知道你会按着我在水里头做什么。上次被你欺负的还不够我长教训么?
    他将萧承衍推出去:行了,快去洗,洗完还要入宫见皇帝。摄政王不许私自回京。
    萧承衍听到这个便有点不高兴。
    如今很多奏折都是由梁轻来看,原先小皇帝刚登基时,萧承衍作为摄政王,认认真真处理奏折、四处走动办政务,大有将权势都揽在手中的意思。
    结果等小皇帝长大了,朝臣更换一批办事更得力后,萧承衍又将手头的事大多都推了出去,自己反倒不愿看奏折了。
    萧承衍觉得,与其看奏折,不如抱梁轻。
    梁轻能体会他心理,也确实觉得他跟自己做的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再为南越卖命。所以两人计划等这次战事平息之后,继续那次因为梁轻生病没能去成的游玩江湖。
    北魏的谈和文书和诚意的贡品很快就送了过来,潘知回临安后抽空来了镇国公府上,他如今对萧承衍的态度到了崇拜的地步,站在院子里的石桌旁边,慷慨激昂地说:只要我们继续打下去,一百天,不,只要六十天,就能打下北魏都城!夺回失地!
    大越朝,就是当初被北魏打去了一半。
    梁轻正在看书,他发现潘小将军严肃正经的外表下,竟然是个热血青年人设。
    萧承衍想起西南王对自己的嘱托,便以长辈的口吻道:不一定,粮草不够。
    时间一拖,我们主动得来的先机优势就消失了。况且,马上北方入冬,我们的将士多来自南方,并不能抗冻。
    他一句一句分析,把潘知说的一愣一愣的。
    梁轻也不看书了,抬眼看萧承衍认真的神色,这个男人在说正事的时候,是真的有书中君临天下的气度和睿智。
    潘知于是对萧承衍又加深了几分敬佩,扭头回去研读兵书了。
    梁轻看着小潘将军的背影,叹了口气道:何必说的如此严重,真要打下去,你也是能做到的。
    对于男人来说被夸能行无疑是一件很高兴的事,萧承衍微勾唇道:是,但是没必要了。
    梁轻一愣,抬头看着萧承衍的深沉眸色,窥见对方眼中小小的自己,忽然明白了。
    他道:比起四处征伐夺回国土,百姓更需要的其实是赋税减轻,安居乐业,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对吗?
    自古以来的君主和忠臣良将都更希望捍卫国土,夺回失地,拿回本该属于他们的至高无上的荣耀。
    但梁轻身为现代人,更希望百姓能过得好。
    萧承衍含笑点头:是。
    梁轻也跟着笑,忽然明白了什么叫一个眼神便能看懂彼此的心思。
    下一刻,萧承衍道:统一天下付出的代价太多,更重要的是,那样的话我就不能跟你一直在一起了。
    他这次出去打仗不见梁轻的一个月,已经特别难熬了。
    梁轻本来心中哗啦哗啦为萧承衍这为国为民的心思产生的感动瞬间消失了。
    出发去江湖之前,梁轻特意去找了绣绣。
    绣绣如今已年过十八,梁轻把她当女儿养,还特意送她去书院念书写字,长大后出落的亭亭玉立,待人大气,私下俏皮可爱,性子不失正直善良。
    梁轻问绣绣将来做什么,绣绣说自己对药材感兴趣,但不想跟陆以学做医师,想去学经商。
    随着政局的稳定和开明,买卖交易盛行,洲际之间的商贩来往也频繁了起来。曾在梁轻解毒和治腿时提供大量珍贵药材的淮明老板贾致,如今在临安开的店铺因为有镇国公府的照拂,生意十分红火。
    当然,里面也有贾致本人会做生意,为人大气实诚的原因。
    梁轻便将绣绣的卖身契毁了,跟她父母保证后,联系贾致,将绣绣送去了对方的商铺里。
    贾致本就心中感念着梁轻,自然对绣绣会非常重视。
    梁轻还对绣绣说,往后不想学了,就再回国公府。
    绣绣一瞬间很感动,哽咽地叫了声哥,就听梁轻淡淡道:如果是什么都学不会还犯懒的话,我就让萧承衍把你抓到山上去练武。
    绣绣:
    以前,梁轻让萧承衍教绣绣一些防身的武功,萧承衍教的严,绣绣每天练完回来,就抱着陶管家哭。
    这句话的威慑力太强大,绣绣当即发誓她会好好学。
    送走绣绣,交代完陶管家,梁轻便和萧承衍出发了。
    萧承衍武功盖世,自认世上没有人能在他眼皮子底下伤到梁轻,于是出行连侍卫也没有带。
    两人一路南下,先坐马车,然后走水路,游览各处山水民情。
    梁轻甚至遇到了话本里写的,一个家族和一个家族有世代仇怨,然后一方雇佣了刺客报复对方,恰好被梁轻撞上,萧承衍出手拦下来了。
    梁轻说要报官,顿时有人说:官府从不管我们这些江湖事,难不成你还是官府?快到一边去,不要碍我们的事。
    没过一会儿,当地刺史亲自带着兵马来了,他是一听说镇国公来了,差点吓得屁滚尿流。
    临安传言,镇国公出门,旁边常跟着那位非常惹不得的摄政王。
    然而等刺史大人恭恭敬敬地过来迎接,却发现人不见了。
    梁轻被萧承衍带去了一个宅院,自从准备来江湖各处,萧承衍就在各州置备了宅子,可以说是相当阔绰了。
    他们本来是暗中出行,没人知道他们的行踪,这一次报官暴露了,当地衙门会负责谨慎处理这件事,但他们并不想出面。
    梁轻问:刺客首领抓到了吗?
    抓到了,但我把他放了。萧承衍说,轻轻,我明天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等到第二天,梁轻才知道萧承衍要带自己去的是一座山头,江湖剑圣住着的地方,也是萧承衍前世的师父。
    他更没想到,那刺客首领,正是原著中在山上砍竹子砍了四年的天下第一刺客仇荣。
    也是原著中后期龙傲天身边的最强护卫,征战四处时,对方给了萧承衍的安全最大的保障。
    梁轻记得有一段,是在萧承衍中埋伏时,仇荣出现,将埋伏的北魏军杀尽,实现反杀。
    他看的时候嗷嗷叫,此刻来到这座神圣的山头,却发现只有一个茅草屋,屋前一个糟老头子抱着酒,一旁是一个身形颀长、面容冷硬的青年在生火烧水,便是仇荣。
    梁轻道:给剑圣老人家就提了一罐酒,三个菜,是不是太少了?
    萧承衍道:昨日我已经给了银两。
    仇荣之所以会出现在此次刺杀中,是因为第一次下山不懂事,被蒙骗进去,以为有钱拿。
    饱餐一顿后,两人在剑圣和仇荣的心中,从看着很有钱的人,变成了财大气粗可以蹭吃蹭喝的人。
    梁轻和萧承衍在这座城池住了几个月,也认识了好些江湖朋友。梁轻对一切风土人情都充满了无比的好奇,萧承衍没什么兴趣,但愿意陪着他。
    冬天的时候因为天太冷,两人没能赶回临安,而是寻了一处有温泉的庄子住下了。
    梁轻身体有旧疾,冬日出去吹风便容易生病,萧承衍也不允许他出去。下大雪那几日,两人整日待在屋子里,到最后梁轻都有些受不了了。
    不是受不了人,而是萧承衍在那方面的欲求也太高了点,如今又是在屋中独处,他做什么都能被对方拐上床。更重要的是,对方二十多岁,精力正是旺盛的时候,而他已经三十了!
    每次梁轻都能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萧承衍就给他揉腰,下午他说不要了,萧承衍嘴上答应,当晚照旧继续。
    大年初一这日,两人一起泡温泉。泡着泡着萧承衍便凑了过来,热气蒸腾,水流让梁轻更舒服,不过引的刺激感也翻了倍,最后梁轻脱力,还是萧承衍将他从水里抱起来放在床上。
    萧承衍给他擦干净后,钻进被子抱着他。
    抱在怀里的人软乎乎手感很舒服,熨帖的萧承衍心头一片滚烫。
    这人以前在拖着一身病骨沉疴,筋骨依然是冷硬坚韧、永不会屈折的。而如今却硬生生被他给磨软了,亲昵地似依赖靠在他肩侧,呼吸都透着缱绻。
    梁轻面上泛着潮红,眉眼仍染着动.情的红,他的腿此刻仍是战栗颤抖着,第二天必然又软的没法走路。
    梁轻闭着眼睛,困的要睡着了,忽然感觉到身后萧承衍的动作。
    你别摸肚子。他强撑着睁开眼,将对方放在自己腹部的手拿开。
    他觉得自己身体里头都是东西,一揉就实在羞耻。
    梁轻偏过头,打了个哈欠,又想起之前的玩笑话,认认真真复述这个事实:男子是不会怀孩子的。
    萧承衍点头:是,要能的话,你早给我怀上了。
    梁轻:
    看着怀里人扭头闭眼,萧承衍失笑,捉住梁轻被子里的手,跟他十指相握。
    窗外飘起了小雪,屋内温暖,一盏烛光亮着,两人的发丝交缠在一起。
    光阴坠落山河,往后余生,他们都将一起度过。
    作者有话要说:  从此
    夜、夜、笙、歌
    近期着手修文,看看前面有没有错别字或者是小bug修一修!
    周日有事,请假一天,周一晚或者周二给大家更新~
    接下来来个现代篇就结束了,说起现代篇,俺这个全能(bushi)写作兴趣广泛小作者就要给大家推一推俺的现代文,喜欢可以去专栏瞧一瞧嘿:
    校园abo【对校草的信息素上瘾了】
    豪门生子abo小甜饼【情敌他又美又甜】
    都市生子/替身文【和渣攻离婚后我怀崽了】
    都市破镜重圆:【和前男友协议结婚后】
    娱乐圈小甜饼:【影帝他有只狐狸崽】
    感谢在2021090219:50:00~2021090420:33: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麻酱拌面儿84瓶;做人失败的鱼10瓶;别rua我的大尾巴!2瓶;筱小九、一蓑烟雨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恋耽美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