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的“白月光”跟我跑了[快穿] 作者:半妖的风情
    ——(138)
    坐立于雪颠的宫殿清冷非常,不见一丝人气。
    日光倾洒在琉璃瓦上,折射.出流光溢彩的光辉。
    光辉笼罩的殿院中,一身黑袍的男子微微俯身,其身前的软塌正躺着一个闭目假寝的男子。
    归庭一出现,就见得黑袍男子仿佛是在侵犯偷吻他爹。
    他当即把南至护在身后,手中幻化出一根赤红的长鞭,凌空一甩,发出破空之声,继而长鞭有如意识一般袭向黑袍男子的后背。
    黑袍男子也就是元眼疾手快地抱起神魂还未入体的秋昀,堪堪避开这一鞭,跃上屋顶,俯视一袭红衣的归庭。
    正欲开口,就见对方身后走出来一个模样一般无人的人,他微微一怔:【怎么有两个归庭?】
    就这么一发愣,长鞭的鞭尾再次横扫而来。
    他连忙把小镜子抓出来丢了过去:你去跟你家主、跟我儿子解释一下!说罢,便抱着秋昀一眨眼就消失了。
    请问,您特么礼貌吗?
    被鞭子卷过来的小镜子有一肚子脏话要骂,但面对自家主人的斜睨过来的眼神,它又怂又怕。
    解释一下,元狗怎么会在这里?
    小镜子踮起小短腿,扒拉着归庭的大.腿,仰头眨巴着一双无辜且水汪汪的眼,希望主人看在它这么可爱的份上暂且饶它一次。
    归庭一脸嫌弃地抬腿踢开它:少来恶心我。
    明明仙尊说它很可爱的!
    小镜子嘤了一声,抬起小肉手抹了抹眼睛,支支吾吾地说:是、是偶然碰、碰到的,我、我也不想,那什么元狗不要脸,就、就缠上来了。
    它说的含糊其辞。
    但有他小妹的前车之鉴,归庭瞬间就明白了。
    他脸色霎时冷下来,赤红的眼眸微微一眯:你好大的胆子!
    阿庭,你先别生气。
    南至顶着一张盛极到妖冶的脸,走至他身侧,弯腰抱起怂萌怂萌的小镜子,抬手揉了揉它的脑袋:别怕,好好跟我们说说,爹在小世界都经历了些什么?
    小镜子看着南至与主人一模一样的脸。
    但比之他家主人的傲慢,这张脸的主人则要内敛很多。
    它不太适应在酷似主人的脸上看到温柔的神色,没忍住偷瞄向主人,却见得主人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的弧度,又缩了缩了脖子,眼睛一闭,左右这顿惩罚躲不过去,便心一横将事情的起因娓娓道来。
    这边的元抱着秋昀也不知闪现在了哪座宫殿。
    他瞧着无人,便推开其中一扇门,设了个结界,将秋昀放在床榻上,随之自己也躺了上去。
    【】寄存在他识海的秋昀扶了扶额:【你干脆以后都我揣你识海得了。】
    元翘.起唇角闭上眼,意识沉入识海,就见得一身白衣的秋秋负手立于一片血海当中。
    时间仿佛静止。
    鲜红的血海在那人的映衬下都暗淡了颜色。
    就像是一副山水墨画,自然而绝世。
    元看着识海间唯一的那人,嘴角抑制不住地往上.翘:归庭那性格我了解,一旦我出去,必要跟我打个天昏地暗。
    若是以前,我到无妨,但他现在是你的儿子,四舍五入,也是我的儿子,刚上任父亲这一职就跟他打架,不太好,还是等他气消了咱们再出去。
    那要是气消不下来呢?秋昀问。
    元走过去,在血海之上幻化了一座庭院,旋即取出茶具,盘膝坐在地上,边泡茶边道:消不下来那就认命,反正我是他爹已经成了事实,不过
    他推了一杯清茶给秋昀,有些意外道:我着实没想到,归庭竟造了个分.身,还跟分.身在一起。
    严格来说,不算是他的分.身。秋昀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轻叹道:庭儿当年掉落小世界时,神魂碎成了好几片分散在各个小世界,那些碎片生出了独立意识,并代他历经轮回之苦。
    他想收回碎片,须得碎片甘愿放弃意识
    秋昀说到这儿停下来了。
    所以他没收回碎片?而是将碎片融合成一个人?元回忆了下方才看见的一幕,当真是一模一样,叫人分不出真伪,唯一的区别便是挥鞭子的那个眼角多了一颗鲜红的泪痣。
    但他记得真正的归庭眼角并无那颗红痣。
    他看着秋昀,就见对方摇了摇头。
    流泻的长发丝滑过肩,垂在胸前,他心.痒难耐,放下茶盏紧挨过去,旋即仰面枕在其腿上,把.玩着垂下来的长发,一圈又一圈地绕在指尖。
    秋昀也纵着他,只是道:事情我了解的不全面,只知晓那颗红痣与碎片有关。
    我倒是知晓两个跟泪痣有关的传说。
    元漫不经心地说:其一是凡生有此痣者,注定为爱所苦,被情所困,且容易流泪。
    说到这个,他自己把自己给逗笑了:想让归庭哭,我看比杀了他还难。
    那第二个呢?秋昀问。
    第二个属于浪漫的传说,爱人离世时,其中一方伤心滴落的泪水形成的印记,待得来世再遇,便会永世无法分开。
    确实颇具浪漫色彩。
    秋昀低头看着元,见他眼中露出了向往,浅浅一笑,似蜻蜓点水荡起的细微涟漪,一路荡进元的心湖,就好似羽毛拂过,挠得他痒痒的。
    他没忍住抬手去摸对方的脸颊:你是我的。
    秋昀不知他话题为何跳转的这般快,便点头:你的。
    元似是看出了他的敷衍之色,忽地翻身将他按在地上,低下头来,轻柔地吻在他眉心,抬头望进他清透的眼,轻声呢喃道:我性格偏执,容易走极端,若非遇见你,大约我还在历经轮回
    秋昀唇角漾着笑意,抬手抚向他的脸颊:遇到你,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偶然,三次便是命中注定,你我相爱,便是命中注定的事。
    轻轻柔柔的话音荡进元的耳畔,一路甜到他心里。
    他眼眸放柔,深邃的眼瞳里便透出热烈的爱恋的激动,心中的不安和彷徨全都消失了,他安心地靠在秋昀的胸膛,仿佛能听到胸膛里的咚咚心跳,无比安然地闭上眼:谢谢你秋秋。
    秋昀垂眼望着怀中的脑袋,莞尔一笑,继而抬手轻拍着他的后背: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全文完。
    恋耽美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