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 > 其他 > 与邪神共眠 > 与邪神共眠——彩云归(61)
    与邪神共眠 作者:彩云归

    与邪神共眠——彩云归(61)

    打落牙齿和血吞罢了。

    沈卿的表情一向偏沉默些,所以沈叁辞也说不上来沈卿到底是不是真的还好。

    思前想后,他只能换个问法: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谈恋爱的,到现在多久了,进展还顺利么。

    十一之前。邪神代替沈卿回答,进展很顺利,感情非常好。

    沈叁辞震惊了,被砸得晕乎乎的,十一之前就开始了?

    难怪邵璟当时说要跟沈卿一起回家,他思前想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现在才知道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个,也不必如此。沈叁辞含蓄地回答,要见家长的话,我爸妈他们很快就会来。

    沈卿震惊地看着沈叁辞:大伯他们要来B市?

    上次昆仑山顶的事情,一起商量下。沈叁辞说,他们好像要在龙脉附近布下大阵,同时鼓励多做善事,惩恶扬善什么的,具体要商量

    沈卿:

    邪神倒是很有兴致,什么时候来?

    沈卿皱眉,给沈叁辞使眼色,意思就是别多说了。

    但沈叁辞没get到沈卿的眼神,毫无戒备心地回答:应该是这周末就到了。

    邪神:我知道了。

    沈卿看烤串上了,立刻将烤串喝啤酒递给沈叁辞说:先吃东西。

    哦,好。

    沈叁辞虽然吃过晚饭了,但他并不反对继续吃一顿美味的烧烤,安心吃串,一个人吃了几十根肉串,喝了一罐啤酒之后去放水。

    沈叁辞去放水时,沈卿压低声音警告邪神:别乱说话。

    什么叫乱说?邪神反问,卿卿觉得我不该说什么?

    就,不要说什么前世之类的事情沈卿难以想象邪神会说什么,只能把他的雷点说一下,也别说囚禁之类的事情,就说我们一切都好。

    邪神饶有兴致地想了想,你的大伯应该算是你在人间的娘家人吧。

    沈卿:是的。

    你是怕你的娘家人知道那些事情,他们会来找我麻烦么?邪神一脸认真的提议,卿卿,我可以为了你跟他们说,我们是真心相爱,囚禁都是我们之间的情趣,这样他们就不会说什么了

    如果说听到前面的话时,沈卿还以为邪神要做什么负荆请罪之类的事情。

    但最后一句彻底打破了他的幻想。

    负荆请罪什么的怎么可能存在,邪神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错,只会把一切说成是情趣。

    他忍无可忍:你闭嘴。

    沈叁辞洗干净手回来,恰好听到沈卿这句话。

    之后他看到邵璟似乎是不满地咕哝了下,低声说:就会凶我,命令我,我可是你老公。

    沈叁辞:

    他是不是不应该出现。

    第八十四章 喝醉

    沈叁辞觉得,让他接受两个男生谈恋爱叫老公,特别其中一个主角还是他堂弟这件事情,还需要时间。

    他坐回位置上,一口闷了啤酒,觉得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卿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看沈叁辞在喝酒,也拿着除了苦之外他喝不出其他味道的啤酒灌。

    沈叁辞灌完一杯扎啤,惊讶的看到沈卿也在喝酒,阿卿,你怎么也喝酒了?

    沈卿刚喝的不少,酒劲儿上来,有些头晕,不懂沈叁辞在说什么。

    他满身酒气,两颊绯红,目光迷离,泛着潋滟的水光。

    想,想喝点。沈卿的声音不太稳,感觉身体发飘,也没什么好喝的。

    他的声音越来越弱,到最后坐都坐不稳。

    他晃了晃身体,有一头栽下去的趋势。

    沈叁辞要伸手扶着他,却被另外一个人抢先。

    邪神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沈卿背后,扶着他的肩膀,冰冷地扫了沈叁辞一眼。

    虽然邪神没说什么,但那一眼却让沈叁辞如坠冰窖,再也不敢动了。

    虽然不敢动,但沈叁辞还是关心沈卿的,他小心翼翼地观察邵璟的表情,怕这个脾气不好的邵璟发火。

    但真实情况出乎意料,沈叁辞只看到邵璟低头问:怎么,喝醉了?

    没有。沈卿咕哝着,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一把揪住邵璟衣领,用一种控诉的语气说:你讨厌,就只会欺负我。你可不可以离我远点,放过我

    沈叁辞顿时揪心起来,难道沈卿跟邵璟之间不是他想的那样你情我愿,而是有什么胁迫?

    但紧跟着,他就听到邵璟轻声说:不可以。

    别闹,老公不欺负你,还去欺负谁,别忘了你是我的,小

    最后一句耳语消失在邵璟的唇边。

    餐馆里声音嘈杂,间或夹杂着酒杯清脆的碰击声和其他人高谈阔论的声音,沈叁辞听不清邵璟跟沈卿说了什么,只看到邵璟低头亲吻沈卿的脸颊和嘴唇。

    动作很温柔。

    沈卿一直挣扎,不断地捶打邵璟的胸口,但邵璟似乎一点都不生气,轻而易举地制止了沈卿的捶打,之后把人抱起来,转身离开。

    沈叁辞注意到在这一系列动作里,邵璟压根都没看别人,眼睛里面只有沈卿一个,仿佛只有沈卿值得他在意。

    好像,也不是他想的那样。

    沈叁辞捂着胸口,感觉他这只单身汪遭到了暴击伤害。

    更暴击伤害的是他要离开的时候,服务生请他结账。

    因为沈卿喝醉了不记得结账,邪神也想不起来结账这种小事,账单就轮到了沈叁辞头上。

    沈叁辞很想知道他今晚到底是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是要看沈卿秀恩爱么,还是要给自己的钱包减肥。

    **

    沈卿喝得很醉,没力气,站都站不稳,邪神没带他坐出租车,直接用了些方法,快速回到公寓里。

    邪神推开门进去的时候,沈卿已经闭眼靠着他,不知道是否还清醒。

    他将沈卿放在床上,沈卿身上很软,像是没有骨头似的,顺着邪神的身体滑倒在床上,眼睛闭着,睫毛微微颤动。

    邪神试探着叫:卿卿。

    沈卿没回答,皱眉晃了晃头,像是有些难受。

    邪神心里面不高兴,他原本希望回来好好吃肉的,但谁想到沈卿又喝醉了。

    就很不开心。

    邪神哼了一声,拿出手机纡尊降贵地搜索要怎么让喝醉的人清醒。

    但还没等他搜出来,沈卿就皱着眉头捂着嘴从床上坐起来。

    邪神扔掉手机,怎么了?

    沈卿摇头,他很难受,说不出话来,抓着邪神的衣领,单手指着洗手间的位置,想让对方带自己去洗手间。

    他想吐,怕自己一说话就吐出来。

    邪神显然没理解沈卿的意思,凑近了又问一次:卿卿怎么了?

    沈卿拼命摇头,又动了动手指,快哭了,他要忍不住了。

    但邪神依旧没理解他的意思,甚至还看着他泛着水光的乌黑眸子,低头亲吻他的眼皮,用带着蛊惑的声音说:小肋骨,又要勾引老公

    沈卿快疯了,他不知道都这种时候,邪神是怎么还能这么自恋的想着他在勾引人

    他只能尽力推开邪神,不吐在对方身上。

    但他显然低估了邪神脑子不正常的程度,他推了两次,却被邪神猛然抱紧。

    邪神不悦地问:为什么要推开老公。

    这一抱简直是雪上加霜。

    胸口紧贴着胸口的挤压和震颤让沈卿再也忍不住

    他吐了,稀里哗啦地吐了邪神一身。

    邪神蒙了几秒钟,反应过来后脸色变得格外冰冷。

    他简直不敢相信,居然有其他人敢在他身上吐,还吐了他一身。

    这是对他神格的极大侮辱。

    他握着沈卿的肩膀,小肋骨,你

    沈卿依稀感觉他闯祸了,但他吐完了还是很难受,本能地说:头晕

    他的声音很软,还带着哽咽,仿佛真的很难受,泪水盈满了眼眶。

    邪神掐着邵璟的下巴,眸中带着冷怒,想质问沈卿,但却被此时的沈卿吸引住。

    沈卿的脸仿佛白玉为底,胭脂点缀,鼻尖、眼眶和耳垂都是红的,红得晶莹剔透,乌黑的双眸仿佛被水洗过,干净又潋滟。

    纵然是刚吐过,但沈卿看着依旧格外勾人。

    邪神不争气的质问不下去了。

    他没好气道:就会折腾老公。

    沈卿茫然地眨眨眼,不知道邪神在说什么。

    邪神直接脱掉沈卿全部的衣服,把人抱去浴室里。

    热水从喷头浇到沈卿的身上,他雪白的皮肤上淌过水珠,帮他洗澡的邪神动动喉结,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邪神向来不喜欢忍耐,尤其是现在他想从沈卿身上讨回来点什么的时候。

    沈卿感觉他被压在浴室冰凉的瓷砖上,有具微冷的身体贴过来,热气氤氲中,一双紫眸紧紧地盯着他。

    唔

    他感觉自己被吻住,被夺走氧气和呼吸。

    一个澡洗了很久,洗完之后,沈卿感觉自己大腿内侧的皮肤都要被磨破了。

    洗完澡,他被换上睡衣,靠坐在屋内的椅子上。

    至于邪神则在头疼如何清理房间。

    他很憋屈,非常憋屈。

    忙活了一晚上,因为沈卿喝醉了不合适,只能蹭蹭不进去,肉没吃饱没吃好不说,还要像个操心的老父亲一样照顾喝醉酒的孩子,还要处理被吐过的房间地板和床。

    他从没像现在这样讨厌做家庭妇男。

    邪神憋着一肚子火,笨拙地做着各种家务。

    他有心叫人,或者叫鬼来打扫,但他转头看到沈卿靠在椅子上,满是雾气的眸子半睁半阖,格外勾人的样子,又不想叫其他什么人来,只能一边窝着火一边打扫。

    不擅长做家务的邪神弄到凌晨三点才搞完。

    他倒是不觉得累,就是觉得很烦躁。

    打扫完后,他又去浴室洗个澡,洗澡出来后,沈卿还靠在椅子上,安静地睡着,发出细小的呼吸声,带着些酒气。

    但沈卿就算带着酒气,身上的气息也是香甜的。

    邪神原本是烦躁的,郁闷的,但闻到香甜的气息之后,那些情绪都慢慢消失了。

    算了,小肋骨就是他,就当是他自己吐的吧。

    邪神低头,靠近沈卿的脖颈之间轻轻嗅着,低声说:就只会折腾老公。

    沈卿头歪了下,恰好靠在邪神的肩膀处。

    邪神叹息,抱起沈卿重新躺回收拾好的床上。

    **

    第二天早上,沈卿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上各处都不对,脖子很酸,两腿之间火辣辣的,似是有擦伤。

    他敲了敲昏沉的头,回想昨晚的事情,想起了一些不连贯的片段。

    他好像吐了,之后被邪神抱到浴室里去洗澡,洗澡的时候又被,被强了。

    再之后就是躺在椅子上睡到半夜,不太健康的睡姿让他脖子疼。

    这些里面最重要的大概就是他吐了邪神一身。

    沈卿脸色苍白,感觉自己大概离死不远了

    他居然胆大包天的吐了邪神一身。

    他可还记得邪神有轻微洁癖,有次梅斯弄脏了邪神的衣服,对方直接把那件衣服扔掉。

    而他居然吐了,再没有比这个更夸张的事情了。

    邪神在哪,好像不在,他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先跑了

    他脑子里转动着各种不实际的想法,直到邪神推门进来。

    邪神手里拎着早餐,刚进来的一瞬间表情没有不高兴,反倒带着些清晨特有的愉悦感。

    但当他看到沈卿醒来的时候,表情变了。

    他眯着那双晨光之中呈现浅琥珀色的眼睛,语气危险地说:卿卿,你还记得你昨晚做了什么吗?

    药丸!

    沈卿脑子里是这两个字,心脏跳得飞快。

    飞快跳动的心脏存在感格外明显,他能感受到邪神的另外一半心脏也在他身体里跳动

    他忽然不那么紧张了。

    他硬着头皮说,在跟,跟老公撒娇

    他说完后,感觉邪神直直地盯着他看,而他却不敢回视,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能说出这么羞耻的话。

    片刻后,他感觉邪神走到屋子里,关上房门,将早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说:就会欺负老公,老公还给你买早饭了,快点来吃。

    沈卿呆了下,感觉自己仿佛在做梦。

    邪神好像,格外好说话

    昨晚发生的事情,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他是邪神,都不敢保证自己这么容易就消气,而邪神

    沈卿感觉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

    吃完早饭,邪神危险地抚摸着沈卿的大腿,沈卿拼了命保住清白说要上课,总算让邪神打消念头。

    上课前,沈卿收到沈叁辞的消息,问他昨晚回去怎么样,邵璟有没有欺负他什么的。

    换做是从前,沈卿就算回的消息是很好,没有被欺负,但心里面想的也是被欺负得无处可诉。

    但今天他真的说不出来他被欺负了,他觉得他欺负了邪神的可能性还高点。

    至于邪神,对方没掐死他,大概已经算是真爱了。

    第八十五章 帮忙

    沈叁辞:真的没有?

    沈卿:没有,他还好

    还好两个字仿佛有道不尽的心酸和感慨

    沈叁辞:没事就好,其实看着他总觉得他脾气很差,会欺负你,但昨晚看了下,好像也不是这样

    沈卿:昨晚怎么了?

    沈叁辞:就好像你做什么他都不会生气似的,随便你闹

    恋耽美

    与邪神共眠——彩云归(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