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 > 其他 > 与邪神共眠 > 与邪神共眠——彩云归(59)
    与邪神共眠 作者:彩云归

    与邪神共眠——彩云归(59)

    吃完饭后,邪神搂着沈卿问,小肋骨,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可理喻,不想和我一起生活,受不了我,但又不敢反抗,怕被我折磨,或者怕我做出别的事情?

    这个形容基本十分贴切,完美地描述了沈卿的内心想法。

    沈卿苦笑了下:没错。

    看来邪神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就是不在乎他的想法。

    不过我知道。邪神微微扬起下巴,语气高傲,你也舍不得离开我,对我欲罢不能。

    沈卿:

    刚开始靠谱点,就又不靠谱了。

    你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我会原谅你很多无聊的,我无法理解的想法。邪神看着沈卿的眼睛,正午的阳光恰好通过地板照在邪神眼中,他眼底很亮,亮到不像一个邪神,反倒像是耀眼的王子。

    我会原谅你很多事情。邪神说,你是我的肋骨,我们会永远一起生活下去,为了这个永远,我愿意付出代价。

    沈卿不知道邪神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或者说他不知道邪神要怎么付出。

    承诺么?

    他还记得邪神的承诺,理解的角度永远跟他说的不一样。

    被骗了好几次,他已经不相信邪神空口的承诺。

    他们仿佛陷入了一个死胡同,他想离开,邪神不放人,也不让他消失,坚持又倔强地支撑这一切。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他之前是真的有过想尝试着跟邵璟一起生活的想法,但邵璟的种种不可理喻,他的无法反抗让他打消了这种念头。

    如果他确定自己可以对抗阴晴不定时候的邵璟,不,或者说可以对抗阴晴不定时期的邪神

    那么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他可能会慢慢接受。

    说到底,都是他太弱,而他也没有找到办法慢慢变强。

    他也更不可能成为神明,这代表他永远也没有对抗神明的实力。

    弱小是种罪过,他算是彻底理解。

    他不知道邪神要做出怎样的让步,如果是承诺,他觉得他的心已经在一次一次的失望中被磨得一点都不剩。

    他软弱,幼稚,又有很多不该有的同情

    他都觉得这样的自己糟透了。

    为什么邪神要缠着这样糟糕的他。

    沈卿满脑子都是非常压抑的想法,没有留意其他的事情,直到他感觉身体陷入了极致的冰冷中。

    寒意如同潮水,将他整个人裹在里面,他被冰冷麻痹了所有的感官,睁大眼睛,看着邪神一点点的压下来。

    邪神低头,含住他的嘴唇,两个人的胸口贴得很近,近到他能够感受到邪神心脏部位有肋骨的缺失,能听到邪神的心跳声。

    他也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心跳的频率渐渐跟邪神变得一致。

    沈卿所有的感官都变得模糊,仿佛飘在空中。

    邪神紧紧抓着他的肩膀,用自己的节奏折腾他,载浮载沉。

    沈卿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这种他得不到快乐的行为,对他而言是种折磨。

    最后的时候,有很多东西涌入他身体里,他的心脏上仿佛多出来一部分。

    冰冷消失,邪神搂着沈卿,细碎地亲吻着,牵着沈卿的手来到自己少了一根肋骨的心脏位置,小肋骨,你摸摸看。

    沈卿动动手指,摸了摸。

    邪神的心脏处缺少一根肋骨,手可以很清楚地摸到邪神的心脏。

    沈卿的手指碰到邪神在胸口中跳动的心脏,顺着心脏的形状慢慢摸,之后惊讶得瞪大眼睛。

    邪神的心脏少了一半。

    本该是另外一半心脏的胸口处空荡荡的,少了一半。

    他震惊地看着邪神,你的心脏

    为什么会少了一半。

    邪神拉着他的手,放在他自己的胸口处。

    你感觉到了么?邪神问:我的半颗心脏在你的身体里。

    他的心脏上好像多出了什么,仿佛多了一层保护,有什么东西完全的包裹住他原来的心脏,和他的心脏缠在一起,仿佛永不分开。

    沈卿震惊到几乎不会说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心脏给他一半。

    为了让你心甘情愿地被老公操。邪神毫无顾忌地说着自己的理由,让你不再敏感,想东想西想那些无聊的事情。

    愉快的欢好是邪神目前最喜欢的事情,他不想因为别的理由耽误自己的欢好。

    把心脏给小肋骨也没什么,只要能让对方放心,不跟自己闹脾气,他觉得很值得。

    如果他真的有喜欢这种情绪,他觉得自己是喜欢沈卿的,喜欢这根原本应该被他抛弃的肋骨。

    人性,不,神性就是这么神奇又复杂。

    原本被他抛弃被他不屑的存在,变成了他最喜欢的事物。

    现在老公的一般心脏自己的身体里面,杀了你等于杀了我自己,你就可以安心地跟我闹脾气。

    到现在为止,邪神还是将那许多的事情形容为闹脾气。

    沈卿的目光来来回回在邪神的胸口和自己的胸口看了很久,最终确定邪神将自己的一半心脏给了他。

    邪神的那一半心脏在他的身体里,保护着他自己的心脏,彻底裹住他的心脏,不留一丝一毫的空隙。

    同时,他也能感觉到邪神的那一半心脏是借助他的身体存在的,如果他的身体出问题,邪神的一半心脏也会死掉。

    这是他之前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他从没想过邪神会为他付出什么,更别说付出自己的一半心脏。

    他一直觉得自己在邪神眼中就是个不需要自己思想的玩具,邪神或许会为了喜欢玩具做出一些让步,却不可能让步自己性命攸关的东西。

    但实际上却是,邪神将自己的半颗心脏给了他,并且让心脏借助他的身体生存。

    虽然他不知道半颗心脏对于邪神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半个心脏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一条性命,对于邪神来说,应该也是至关重要的东西。

    邪神将自己至关重要的半颗心脏给了他,如果他出事情,邪神也不会好过。

    邪神就算是为了自己也不会肆意夺取他的性命。

    那么也许他可以大胆的反抗,说出那些自己不想接受的事情。

    想通这一点后,沈卿忽然感觉自己的心重新跳动起来,血液重新灌入他的心脏,他仿佛又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也许,他真的可以试一试。

    邪神亲眼看到,沈卿的目光从黯淡变成了明亮,整张脸仿佛恢复了生机,从苍白枯槁变成温润的白玉。

    邪神微微眯起眼睛,紫眸的颜色变得深了些,声音低低道:卿卿,老公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了你,你是不是该有些表示?

    什么表示?

    我还没吃饱。邪神直接说,还想继续吃。

    沈卿脸色微白,他觉得自己完全吃不下了。

    刚刚酸软和胀痛还残留在骨子里,他觉得小腹都是鼓的,真的不想吃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胸腔里跳动的心脏给他勇气,他尝试着说:我吃不下了,还难受着。

    邪神盯着沈卿看了几秒,轻哼一声,刚把心脏给你,你就跟老公撒娇了。

    沈卿:?

    邪神:老公知道,你就是想让我抱你去清理,对不对?

    哦,对了,医生说要及时清理。邪神补充,老公这就抱你去洗,你看老公对你好不好。

    沈卿:

    事情好像又往另外一个奇奇怪怪的地方发展了。

    第八十一章 难改

    不。沈卿摇头,我要自己洗。

    别闹。邪神哄小孩似地说,你自己站不稳。

    沈卿:

    之前那个站不稳,似乎成了不能忘掉的事情了。

    沈卿无语道:我现在可以了。

    那你自己碰不到。邪神又说,你手太短。

    沈卿想到了那个清理的姿势,沉默。

    他发现,邪神的性格并不会因为把心脏给他就有什么改变,能改变的只有他的胆量。

    他有邪神的半颗心脏,比之前大胆了很多,可以尝试着说不,又不怕邪神发火,肆意地折腾自己。

    虽然最后的结果,貌似还是按照邪神说的。

    乖,老公帮你。邪神抱起沈卿,双手托着他的臀部,像是抱小孩一样地抱着,如果你愿意去老公的家里住,就能自己坐在浴缸里面洗了。

    邪神一边把他抱到浴室里,一边说:真不知道你在坚持什么。

    沈卿:

    坚持他没什么人在乎的,最后一点自尊和倔强。

    邪神又把沈卿抱到浴室里,从里到外,认认真真地清洗了一次。

    清洗的时候,沈卿又大着胆子抗议:不用那么久,你可不可以快点?

    听到抗议,邪神的动作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慢吞吞地回答沈卿:不能快,老公喜欢帮你清理,手指有自己的想法,不能听你的。

    沈卿:

    这个对话没办法继续下去了。

    好不容易等邪神心满意足的清理好,带着他出去的时候,沈卿感觉自己又被折腾了一次,累得想睡。

    但是不能睡,他不能这么醉生梦死的过下去,他投胎转世来了人间,虽说阴差阳错,但总要尽完自己的责任,他还记得他的身份,是个学生,要上课,要学习。

    我要去上自习。他咕哝着,虽然今天的课肯定来不及上了,但自习要上,毕竟还要期末考试。

    上什么自习?邪神讨厌其他一切吸引沈卿注意力的事物,按照他的标准就是,沈卿太花心,总喜欢关心那些无聊的事物,老公都会,教你就行。

    沈卿:你上课的时候,认真听讲了?

    他怎么想怎么觉得,转世投胎的邵璟或者邪神,都不像是个品德兼优的好学生。

    没有。邪神回答的毫不犹豫,但那些知识我看一眼就会。

    沈卿心累,不想说话。

    他几乎可以想见,邪神给他辅导作业到最后,一定会变成去床上辅导。

    他如果说自己担心考试成绩,邪神会说帮他作弊,小事而已。

    沈卿已经很了解邪神的性格了。

    不要。他毫不犹豫地拒绝,我要去图书馆上自习。

    邪神皱着眉头,非常不乐意,你又不听老公的话了。

    沈卿沉默了片刻,尝试着换个说法,我去图书馆,你再教我。

    邪神状似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说:那就这样吧,你看老公对你多好,你说什么我都同意了。

    沈卿沉默地收拾书包,有那么一刹那觉得,邪神其实很好哄,换个说法也能同意他的提议。

    但到了图书馆,他才知道他想得太简单。

    邪神行事,永远出人意表。

    沈卿带着大帽子出门,书包被邪神背着,至于邪神当然是什么都没背,转世的他当初来上学本来就是要接近沈卿,从未在乎过成绩之类,更懒得学习,现在去图书馆纯粹是一种陪老婆玩的心理。

    所以到了图书馆之后,他随意将书包放在位置上,就凑过来低头亲吻沈卿的脸颊。

    他的动作一点掩饰都没有,被对面一排的学生看到了完整经过。

    对面一排的学生有男有女,几个喜怒形于色的人已经吃惊地张大嘴巴,手中的笔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们见过热情开放的,学校宿舍楼下每晚都有很多对情侣,原本应该不以为意的。

    但邪神的动作实在太大胆了,身为一个男生,就在图书馆里去亲吻另外一个男生。

    虽然那个男生的脸被大大的帽子遮着,只露出秀气的下巴,但脖子上的喉结却清晰可见,分明也是个男孩子。

    两个男生在图书馆这种学习圣地大大咧咧地亲吻

    他们还是被这个下限秀到了,惊掉下巴。

    沈卿不满地推开邪神,低声说:图书馆,别闹。

    邪神轻轻啧了一声,松开沈卿。

    虽然邪神松手,但沈卿还是感觉怪怪的,一来图书馆就

    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放平心态,安静地自习。

    而邪神大概就是那种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典型。

    只要他的视线不落在沈卿身上,就变得格外冷漠高傲,仿佛没有感情,冰冷又高高在上,其他人跟他的视线对视片刻,都会不自觉地移开目光,不敢继续。

    而当他看沈卿的时候,又变得很黏糊。

    沈卿好久没上课,重新上课又是断断续续的,自习起来非常困难。

    他打开书,发现基本都不会。

    邪神一直留意他的动作,看他不会,主动凑过来帮他讲,讲的时候不停地揩油,时不时摸摸他的大腿,经常讲着讲着就亲他的脸颊。

    沈卿试图阻拦过几次,却一直没拦住,他的头越来越低,感觉自己玷污了庄严肃穆的图书馆。

    到最后,没等图书馆关门他就逃出来了。

    出来的时候,沈卿脸都气红了,忍不住质问:你能不能正经点?!

    皎白的月光下,沈卿脸上的红晕不那么明显,倒是眼神格外明亮,比中午毫无生气的时候多了几分耀眼的美。

    邪神低头亲了亲沈卿的脸颊,他像是有肌肤饥渴症似的,总喜欢碰自己这跟小肋骨,什么是正经,我不懂。

    就是像其他同学那样。沈卿举例,安静地看书,不要打扰别人。

    哦,你是说那样么?邪神指着他们旁边不远处一对在树丛中接吻的情侣。

    沈卿:

    他说不下去了。

    邪神的视力很好,黑暗完全无法阻挡他的视线,他看到被亲吻的女生红了脸颊,表情娇羞,像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样粉嫩。

    恋耽美

    与邪神共眠——彩云归(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