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 > 其他 > 逻辑美学 > >逻辑美学——廿小萌(105)
    逻辑美学 作者:廿小萌

    &逻辑美学——廿小萌(105)

    陶免再次露出两颗虎牙,灿笑道:对啊,我先前听说您来我们学校给摄影班代课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

    钟亦盯着人看了一会,出口的话却跟他的回答一点关系没有,勾起唇角道:应该不少人说你笑起来讨喜吧。

    孩子是真的长得漂亮,不过跟他的漂亮不一样,一双眼睛很大,眼睫卷翘,神采奕奕的,满身朝气,叫陶兔也没什么毛病。

    陶免大大方方就承认了,一点没有吝啬自己的笑容,说:再多人说肯定也比不上钟老师一句来的惊喜。

    钟亦也笑了,不再绕弯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问:现在在哪里工作?

    陶免自觉的很,首先便主动亮出了自己的微信二维码,俏皮道:钟老师是要挖我去立博吗?我已经准备好了。

    少来。大奎简直没眼看这人,你敢当着方哥的面这么说吗就准备好了。

    陶免顾着给钟亦设备注,头也不抬便道:怎么不敢,他算什么。

    刚说完,耳边便响起了某人熟悉的声线,问他:我算什么?

    陶免见正主亲自来了,一秒装傻:什么你算什么,不是在校门口等我吗,怎么进来了。

    方祈就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同旁边的梁思礼握手:梁总。

    梁思礼有些意外地点了点头:没想到世界这么小啊方总,怎么,陶免是你们方世的?

    方祈嘴上说是,被他睨着的陶免心里想的却是,我人都是他的,还谈什么方世。

    钟亦盯着眼前一身休闲西装、约莫二十多岁的清爽男人,确认道:方世?是前段时间跟《美学 2》合作办首映礼的方世?

    方祈点头:钟老师上次没来,没见到。

    但边上的陶免却是瞬间翻了脸,瞪着人直呼大名:方祈!首映礼我为什么不知道!

    方祈看向他的眼里满是无辜:我那天想告诉你,结果你发脾气把我从房间里赶出去了。

    陶免:

    陶免现在就是一句话也不想说,满脸客套笑容便对众人道了别:下次有机会一定请各位老师吃饭,今天先失陪了。

    说完,陶免就抬手拽上了比他高出一个额头的方祈,一双长腿迈的一点没拖泥带水,大奎得连走带跑追在后面才跟得上,嘴里直喊让带一脚,把他稍出去。

    钟亦对梁思礼打趣道:看见了吗,我那都不算脾气,这才是。

    后来钟亦本来想说邀请杨幼安和邹超他们去家里做客,尝尝他新培养出的手艺。

    结果杨幼安直接被他同学劫走聚餐去了,闹着说要庆祝他即将到手的影帝,邹超也来不了,说还有人约他做采访。

    这采访钟亦是知道的,主持人挺有名一腕,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非想做一期自己的人物专访,当初找他争取了好久,他才松口答应。前提条件是他本人不会出镜、正面接受采访,想做,得那人自己找人做。

    梁思礼作为跟他关系最亲密的人,自然是第一个就被抓去录过了,眼下,邹超也是被找上门的其中之一。

    不过这样一来,前前后后能去张行止家做客的就只剩了梁思礼一个。

    梁思礼就是再想去品品也不好意思张这个嘴了,耸肩道:如果只有我一个的话,我就还是不要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了,瓦数太大。

    钟亦也不挽留,跟张行止肩并肩开始往他们的大house逛荡。

    最近碰上他心情好了,时不时会来接张行止下课,这个距离确实方便,都是散步来散步去的,也用不着开车。

    梁思礼和邹超就慢悠悠地跟在后面,看着两人根本走不成一条直线的背影有些感慨。

    其实要判断走在一起的两个人是不是情侣,办法很简单,因为情侣永远走不出直线,总会有一个人下意识朝另一个人的方向偏。

    梁思礼就摇头,再次搬出了他在采访里对人家主持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谁能想到呢。

    回家以后,钟亦在厨房忙活,张行止就给他打下手,从洗菜、摘菜到切菜一人全包,就是不被钟亦允许动锅铲。

    钟亦学东西快,简单几天调教,现在已经是厨房熟练工了,一边翻炒着锅里的食材,一边挤兑张行止做饭是背书,按部就班,一点灵魂都没有,当然不会好吃。

    说明书选手张行止自己也很无奈,他只是真的没办法精准感知出那些菜谱里的适量,究竟是怎么个适量法而已。

    等到真正上桌吃饭的时候,两人跟里奥那边连了视频他们总这个时间连视频,一个礼拜一到两次,关心一下近况。

    有时差在,他们在国内吃晚饭,里奥和季皓川那边吃早餐。

    视频里的里奥已经比两年前稳重太多,一双眼眸澄澈还在,却真正有了大人的模样,相比起来,季皓川这两岁就像是白长了,都已经是过了成年礼的人了,也一直没怎么变,还是那副咋咋呼呼的模样,一会让里奥给他拿果酱,一会让里奥给他加牛奶。

    里奥通常都依着他,边伺候边望着屏幕那头坐在一起吃饭的两人问:是明天中午十二点的飞机吧,哥你们行李都收拾好了吗?

    张行止点头:收好了,你们那边机票确定下来了吗?

    确定下来了!等我把这个作业交上去,我就解放了!季皓川一手拿吐司,一手在餐桌上的笔记本上敲击着,忙得不可开交。

    里奥让他慢点吃,道:就是到的时间晚,到时候我会带皓川在外面住一晚上再回去,已经跟阿奶打过招呼了。

    张行止:好,注意安全。

    兄弟俩又简单聊了两句家常,就把视频挂断了。

    钟亦看向张行止的眼里有几分埋怨:孩子明明人都不在你边上了,怎么反而还彻底跟你学跑偏了,话都没以前多了。

    以前哥嫂蛋花多可爱。

    张行止其实也没想到里奥出去会忽然成熟这么多,无奈道:可能早该让他出去了,是我教的方式不对。

    这次回来,还是里奥从剧组杀青出国,一直到现在快过年,第一次回国,兄弟俩约好了在老家见。

    季皓川虽然身份是公布出去了,但他依然很抵触梁家老宅,骗死骗赖也要厚着脸皮、黏着里奥一起回云县,梁思礼一如既往地拿他没什么办法,毕竟每年回家过年就跟奔丧一样,他自己也不想回去。

    当天晚上两人洗漱完毕上了床,张行止还在担心,侧身搂着钟亦问:你家里人知道我要跟你回家过年,没说什么吗?

    安心睡觉吧张老师,我爸妈都是天大的好人,不会把你吃了的。说话时,钟亦眼睛都已经闭上了,明摆一副我要睡了的架势。

    最近他跟张行止待一起,作息时间再一次被调规律了,到点就想睡,困得不行。

    张行止看着怀里人欲言又止。他们说好的是,钟亦先陪他回家看阿奶,然后一起去钟亦家过年,等给双方家长都正式打完招呼,就直奔梅里雪山,休假到学校开学。

    这件事其实早在一年多前,还在剧组里的时候就定好了,但张行止一直到今天也没做好要见钟亦家长的心理建设,什么时候提起来都还是会觉得紧张,因为他根本想不出钟亦嘴里能养出他这样孩子的天大的好人,会是什么样的长辈。

    结果张行止在黑暗里抱着钟亦干瞪了好一会,正准备合上眼老实睡觉,就听怀里本该睡着的人忽然出了声,嘀咕道:我还是膈应,凭什么就不能是你拿奖呢

    钟亦合着眼紧了紧自己环在张行止腰间的胳膊,来来回回都是那句:你不该只是这样的张行止

    他是个惜才的,他知道才华有多来之不易,所以他总忍不住多偏爱一些。他力所能及给过很多人所谓的机会,但其实每一个,都是他摸着良心觉得他们应得的。

    眼下任谁来看,都会觉得张行止可惜。

    张行止顿了一下,组织好语言安抚道:不是的钟亦,这只是一种状态,有些人注定就是会持续着某一种特定的状态过完一生。不遇到你我是大学老师,遇到你,我还是大学老师。

    说他怀才不遇也好,可惜也好,都只是一种状态。

    性格使然,骨子里注定好了他会走上极限摄影这条路,同时就注定好了他没办法跟伦纳德、跟萨沙他们一样,可以不管不顾,放下家庭,放下身边的爱人。

    道理谁不懂,但钟亦就是意难平。

    哪怕每天睡在一起,钟亦也很少像现在这样用如此紧密地姿势依偎进张行止怀里,他沉默了一会,再开口时,低低的声线里已然隐隐透出了点委屈,就两个字。

    吻我

    张行止垂首照办。

    关于钟亦的安全词,他是后来才想明白的。

    钟亦第一次对他说出这两个字,是喝醉了酒,第二次,是吵架。

    钟亦赶在他们开始吵架前就说了,现在想来其实是对两人的冲突早有预测,在向他示弱。结果他不仅没发现,甚至还陈胜追击,得寸进尺猛进了一大步,丝毫没察觉钟亦早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对自己彻底放下了心防。

    因为说出这个词,就意味着他觉得自己安全了。

    睡前,张行止告诉钟亦:如果你能被所有人理解,那只能说明你是个普通人。

    所以别人的想法终究是别人的,最终做出选择的,永远是他们自己。

    不用意难平,现在这样就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渴望。

    也不知道钟亦是不是昨天晚上一直想着他的事,第二天闹钟响该起床的时候,愣是睁不开眼。

    张行止一路把人打包去洗漱、吃早饭,最后再打包进自己副驾驶载去机场,才稍微清醒过来一点。

    值完机,两人在候机区域找到最后剩下的两个位置坐好,对面正对着的,是个公众场所外放看视频的大叔,那音量听得钟亦太阳穴直跳,主动提出要帮两人去买点零食。

    结果他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一个妈妈带着孩子过来了,张行止只是嘴上慢了一步,那位妈妈便将那小孩安顿在了他旁边,道:你在这里看着包包等妈妈一下,妈妈要去买喝的。

    点头时,小豆丁一副很懂事的模样,女人得到他的回应便抬腿离开了,放心的不得了,留下张行止和他大眼瞪小眼。

    见孩子一双小手紧紧抱着怀里的手提包,张行止终于还是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只是他还没收回目光就听孩子问:钟老师是谁?

    谁?张行止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那孩子就看着对面外放视频的大叔道:那个叔叔手机里说的,说圈里没人不认识钟老师。

    张行止愣了好一会才回神仔细听,也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对面人的手机里真的在说钟亦。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现在正跟主持人对话的声音应该是俞靳?

    我看你在以前的采访里提过,说其实很早的时候钟老师就帮过你对吗?

    俞靳:是的,钟老师帮过我很多。

    你们关系很好,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没什么理由。

    无条件的?

    是,我一开始也想不通,但后来突然听了一位老师的话,突然就明白了。

    那位老师说,你心里有江湖,江湖心里就会有你,钟老师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会觉得帮后辈是分内的事,对行业很有责任感。

    小豆丁还眨着好奇的眼等张行止的答案,奶声年气问:哥哥也认识钟老师吗?圈内是什么圈,我不认识是因为我不在圈圈里吗?

    张行止一顿,答道:对,我在圈圈里,所以我也认识他,就是刚刚跟我在一起的哥哥。

    小豆丁:那那个叫钟老师的哥哥是什么人,为什么大家都夸他。

    这个问题

    张行止喉结滑动了一下,道:钟老师是传奇。

    他原以为孩子会问他传奇是什么,结果小孩一口就把他的答案否了:他不是传奇,我妈妈才是传奇。

    张行止不知道是什么境遇驱使这个孩子说出这句话,但他只说:一个时代会有很多传奇,你妈妈和钟老师都是,也许以后你也会是。

    那哥哥是吗?

    我不是,我只是个普通人。

    等钟亦好不容易排好队买完猪肉脯回来,两人的航班也到了,该登机了。

    张行止起身,正好跟那小豆丁的妈妈擦身而过。

    小豆丁就眨着眼对他妈道:妈,我刚刚看到传奇了。

    净瞎说,你

    不是不是,啊呀!妈,传奇亲了普通人一口!

    你是不是又偷偷看乱七八糟的动画片了?

    我没有,真的呀妈妈,你看、哎已经分开了不过传奇亲了普通人一口,那普通人会变成传奇吗?

    要你多读书长长脑子,普通人变不成传奇,传奇也不会亲普通人。

    那他们就是亲了,所以是不是其实是传奇变成普通人了。

    以后再敢背着我乱看动画片,我就没收你所有漫画书。

    登机的路上,张行止告诉钟亦采访视频已经出来了。

    钟亦说他知道,今天早上发出去以前他就收到了,问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但他早上有点没睡醒,根本没打开看就让那边过了,觉得无所谓。

    他看着张行止耳朵上的无线耳机问:你在听吗?

    张行止点头,分出一个耳机给他:刚采访完影帝俞靳,现在是邹超。

    钟亦戴上耳机听见的第一句,就是主持人问邹超:圈里关于钟亦的传闻很多,其中有说你们以前有不小的过节,但后来一笔勾销了,是真的吗?

    邹超说是。

    主持人:我不好奇过节是什么,但我会比较好奇一笔勾销的原因是什么。

    邹超笑了,说: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因为本来也算不上什么过节,只是机缘巧合下让大家误会了。

    恋耽美

    &逻辑美学——廿小萌(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