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 > 高辣 > 虞晚 > 一百三十五
    虞晚 作者:popo魚

    一百三十五

    一百叁十五

    ——这?

    就这啊?

    如果黄玉能实时知道的话,100%会倒吸一口凉气,然后恨铁不成钢地开始拉虞晚的脸——“争气一点啊!”“男人要训的!我明明那么教过你……你有没有在学!”“撤回重说……快!!!”——但她不能,她不知道,她不在,所以——

    所以这“不争气”“教不会(没在学)”的一只,不仅不觉得自己需要撤回重说,反而正正满意……甚至有那么点儿的沾沾自喜——对呀,这,就这,这就很合适了!你们都在等着她语出惊人地冒出点杀伐果断的句子,但她才——她才不上当呢!哪怕没有被黄玉耳提面命地念过“男人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能信”,她自己到现在,也不是只看猪跑的人了呀,男人在床上说的的话信几个音这种事,心里怎么也不会没有数……“给你做主”“你说了算”这种话听起来有多美,背后就有多大的鬼。雷霆李傲不是黄玉家哥哥弟弟,她虞晚也成不了大玉儿姐姐,黄玉脾气上来了能让一窝狼原地变成兔子,她可不行。

    “没了?”

    “嗯……没啦。”

    要不怎么说人怕就怕思维固定呢,小绵羊胆子拿上鞭子也就能在地上摆个圈,还是围着自己的——还觉得自己围得特对!雷霆心里头笑都要笑不过来了,面上还得绷着些别露太过,省得又把人招呼到恼羞成怒里去。

    “好,好,他活该……让他这么惹你。”

    “哼嗯...~”

    精准对号入座思维固定、小绵羊胆子、拿鞭子圈自己还觉得圈得十分有理是自己赚到了的少女被拱着供着接着架梯子下河,水灵灵的眼睛眨巴个没完,往上瞧了雷霆又往下瞧李傲,被不存在的利益与好处画饼画得鼻子都翘高了,兀自盘算等会儿要怎么让李傲也尝尝“被撩拨”但“就是不行”的滋味,越想越开心,被重新揽着腰亲着肩捞起来也不抗拒了,还咬着嘴唇笑,笑得梨涡都出来了,谁看了不觉得真是活灵活现的又傻又白又甜。

    “唔……”

    都又傻又白又甜了,有便宜还不占嘛?

    李傲也想笑得很,可眼下戏还没演到点,大局要紧,再想笑也得忍。干脆一条路走到黑,捡了眉毛捡眼睛,捡出一副真的知错、由她发落的表情,人也不动了、话也不说了,被别开了的手收都不收了,反差得很地就这么呆着。

    ——嗐,这不就,buff上齐,演都能给人演瘸了么。

    浑然不知有什么在幕布之后等着自己的少女自觉加持全满,自然哪哪都好了起来。抛开促发那通脾气的恼羞,生理上被钓着不上不下的折腾与不满足尽数重现——非要一丝一缕掰扯清楚的话,她方才会不乐意到发脾气的程度,还不都是因为下午李傲那么玩她……食髓知味这种事实单方面承认起来,就是太难说出口了嘛……用嘴巴和用胸用腿确实也都很舒服,但是……但是……

    ……她已经喜……不,是习……习惯!习惯……被操穴了呀…………

    呜……

    下午……都撩拨成那样了……娇也撒了,求也求了,好话好活都轮了个遍了还不肯好好插进来弄弄,非得等到人脾气上来了,不大乐意了才进来……还故意用那么大力气!她不想要那么重的——好累的!明明可以轻些……舒服些……

    哼……所以,是李傲先折腾她的!是李傲不占理……她一点也不要心软了!

    “那现在怎么办,他这次要怎么射……嗯?”

    雷霆打蛇随棍上,一点时间不都不耽误——都可遇不可求了,那肯定赶紧赶慢,能忽悠多深就忽悠多深,多傻一会儿都是白赚:“随便帮帮就得了吧?反正是他先坏的,把我们宝贝儿累苦了……”

    累苦了……是哦——可不是嘛!

    只能说能量守恒、物物相克,雷霆自个儿算着内里被这一只占进去多深,这一只就在明面上瞧着被他蒙得多狠——演瘸了,连再多一句的欲擒故纵都用不着,这一句就给人演瘸了——可不就是被他累苦了嘛!哼哼,哼哼哼……下午那么喜欢玩……这就怎么也不给玩了!嗯!不心软!绝对!

    “随便帮帮……不好吧?”

    径直往人生叁大错觉之一“我能carry”里陷的少女完美展示什么叫做“好了伤疤忘了痛”,什么红包翻车,不存在,不记得:“反正就一次……进来也可以的~”

    “真的?”

    “真的呀……”

    “那宝贝儿留什么给我?不管叔叔了吗?”

    “嗯……不会的..还要谢谢叔叔的嘛~”

    已经完全浸入成功幻想里的少女甜得生腻,生平头一回主动到这份上:撑开两只膝盖,把身子伏低,翘起包了叁分之一在调教内裤里的小屁股冲“等待安排”的李傲摇呀摇,柔柔顺顺娇娇滴滴地把人钩过来握着鸡巴给她喂穴,一边吞还一边实实虚虚地抽气,等到用穴把他鸡巴吃到近底,再吐着一点猩红的舌头尖尖往雷霆腹下去,捧住了就开始舔,还半生不熟地挤着手臂往囊袋下垫奶子,做口交做得唇齿不清,“叔叔”“教官”闷在喉咙里乱叫,吃鸡巴吃得小脑袋直晃晃。

    到这一步,也算是岔路走完、重回正轨。仗着她看不着,李傲和雷霆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咧开了嘴,前面这个再就着给人捞两把头发的动作挡个余光,后面那个一边绷着速度稳操几下,一边从被褥褶子里把遥控器摸了回来,“哔——”

    神不知鬼不觉。

    “嗯……嗯…………”

    嗯,神不知,鬼不觉。但其实——你懂,就算神知鬼觉也不要紧,反正不管什么局,只要被蒙的那一个人还不知觉,那么天通地晓也阻拦不到——不过,别说知觉了,就是摆给她看,没个介绍,她也想不到啊。

    理论经验有黄玉耳濡目染、还有这些男人上着赶子来塞实操,虞晚自身对这个版块的好奇心自然薅无可薅。再加上底子实在是好,宋致景上了手都没什么余地发挥,结果就是她撑破了天,辅助这块也只能想到震动棒和跳蛋,再多的,连概念都还没——怎么回事啊……后面……有点奇怪……

    咦,后面不就是塞了几颗珠子进去吗?会震的……不难受,捂热之后还很舒服……咦?

    珠子……不是珠子吗?珠子呢?怎么夹不到……感觉不到了?

    呜……不是……在里面……还在里面,但是…融化掉了……!

    没、没错——就是融化了……为什么呀……它不是会震动的珠子吗?它融了,融成什么了……

    叁五分钟前还美美滋滋翘着屁股压着身子又给人操穴又给人口交的少女终于察觉到了身体里的变化,神情立刻肉眼可见地慌张了起来,匆忙咽了一口嘴里混杂着满当腺液的口水,就吐着舌头把雷霆的鸡巴往外抵,一边抬头一边膝行着往前动,要从李傲的鸡巴上下来,去摸摸已经开始有细微“咕咚”“咕咚”液体声响的后穴——什么呀,那是什么水……不对,应该不是水……

    “别动。”

    “别动啊。”

    一前一后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前一后两双大手同时用力。

    手臂被拉住,腿胯被按住,重新意识到自己肯定又被钻了还不知道空子的少女连抢先占领话语权高地都没做到,才抛出几截慌不择路的“叔叔说话不算话!”“明明答应都听我的……”之后,就被雷霆早早等着的“哪里说话不算话”“是在听你的”“你说可以进来才进来的,没错吧”“谢谢叔叔也是你自己肯的啊”“半途而废不是好孩子”“这样是要叫反悔的”连环击退,呆啊愣啊的一边茫茫然摇头,一边又吐了舌尖张了嘴给他吃鸡巴,吃得半张脸和小鼻子都蹭得湿淋淋的,好一会儿才扯出重点:

    “不是的,不是说这个……”

    “不是这个,那是哪个?”

    哪个……哪……

    “咕叽”“咕叽”

    “汩……”

    “呜……呜嗯…………”

    下午的恶意吊欲有了回报。李傲收回手,又疾又重又深地狠操这一波的最后几下,伏身下去贴在少女那对漂亮的蝴蝶骨中间亮牙一咬。

    “嗯啊——”

    大捧的花液混杂着白浊的精水,随着性器拔出肉穴的动作往外淌。被操成一口小小圆洞的花径肉眼可见地不住收缩着,显而易知的一时半会闭不上。

    “这次射过了。”

    不起身,也不挪腾。故意将只褪回到半勃状态的鸡巴整条垫在少女不住吐水流精的肉穴下,李傲沿着少女玉背上那凸起的漂亮线条一路往上咬,一直咬到红彤彤的耳垂上,“……只能在外面了……我这么听话,宝贝儿开不开心?”

    “嗯?开不开心?我好不好?”

    嗯……射过了,不能进来了,听话……开心……好……

    要……对,要这么说……

    还鼓着一侧腮帮嘬着另一条鸡巴的少女被密密抱实,满面潮红地细细喘息,被这仿佛直接压在耳鼓上的询问催促得狼狈不堪,含含糊糊、不清不楚地吐出全然未经大脑审批过的回应——

    “嗯……嗯唔……不、不可以在外、外面……”

    “要进、要进来……要鸡巴插进来……想要……”

    “呜呜……呜呜——好痒……”

    “流出来了……呜呜……好痒呀……好难受……”

    “李傲不要出、出去……插进来呀,后面……呜呜……”

    “好痒,里面好痒……那是什么呀?难受……叔叔……李傲呜呜……痒……”

    “李傲呜呜呜,李傲和叔叔一起插进来好不好……屁股和穴穴都好痒……一起插进来,好不好……”

    一百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