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 > 高辣 > 咬到就不松口(h) > 怀洛篇(十四)怪物(完)
    咬到就不松口(h) 作者:小甜饼

    怀洛篇(十四)怪物(完)

    洛迟将身上的精液冲洗干净时,曹怀珍还没回来。屋子里空落落的,一点声音也没有,空虚寂寞一瞬间笼罩了整间屋子。

    洛迟拿起手机给蔡阳发了条信息:“她不欠我,我也不欠她的。”

    怪物是变不回人类的,她不可能改变自己去强行融入人类的生活。不和人类维持这种没有结果的关系徒给人希望是她仅有的一丝良知。

    曹怀珍一进门就看到了极其诱惑的一幕,洛迟半躺在沙发上发着呆,宽松的衣服遮不住姣好的曲线,两条修长雪白的腿自然舒展着,粉嫩的私处若隐若现。

    “乖宝,你又勾引我。”曹怀珍匆匆换好鞋子,拎着盒饭走了过去。

    每靠近一些,欲火便燃的更旺盛些。要不是顾及洛迟私处有伤,他早就扑过去了。

    “嗯。”洛迟懒洋洋应了声被曹怀珍抱到怀里。曹怀珍的双手不老实的伸进了洛迟衣服里握住两只白嫩的奶子。这柔软的手感,怎么都捏不够。

    曹怀珍狠狠嘬了口奶子才狠下心来松开手,道,“我喂你吃饭。”

    洛迟摇摇头,勾着曹怀珍的脖子,“签完怪物和人类的契约再吃。我是主人,你是奴隶,奴隶要一生一世对主人尽忠。”

    “乖宝想玩奴隶操主人的游戏?”这个设定似乎有点意思,曹怀珍越想越歪。

    “我认真的。怪物和人类在一起就必须签订协议,怪物的感情是一辈子的,而人类时间长了就会厌恶怪物。”

    那我呢?你只考虑你自己了那我呢?一直以来都是我追着你不放,我的付出我的喜欢这么不值得信任吗?无形之中,曹怀珍的心又被洛迟狠狠剜了一道口子。

    曹怀珍吻着洛迟的唇,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洛迟脆弱的心灵,“才不会呢,乖宝被大鸡巴操过之后超乖的,时间久了乖宝被大鸡巴操的次数多了,会变得越来越乖,我会越来越喜欢乖宝的。”

    洛迟脑子里响起噪杂的声音。

    “医生都讲她没病,肯定是装的,就是嫌公交车人多想打车。”

    “半米以外?她当学校是她家开的,丁龙也太可怜了吧和这种人做同桌。”

    “也许人家真有难处呢,你小声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讨厌她的人越来越多,这一切的源头是她对异性的生理排斥。只要和异性有轻微的肢体接触,她就会发烧呕吐。

    她解释了很多遍,最后的结果是更招人讨厌了。当她变成怪物后,再没人敢当面说那些话,也是那时候她与人类之间划上了一条不可逾越的界限。

    她披着人类的皮囊在人类世界中苟且偷生。能交到朋友对她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但是老天对她的怜爱不止于此。

    “我对你没有生理排斥,对别人都有。”

    “说明乖宝天生就是给我操的。”曹怀珍兴奋的在洛迟脸上bia唧一口。

    脸上湿漉漉的,洛迟心无波澜的抹掉口水道,“我们玩奴隶操主人的游戏吧,伤已经好了。”

    洛迟主动,曹怀珍岂有拒绝之理,不止没有简直求之不得好吗?

    大鸡巴抵着花穴蠢蠢欲动,迫不及待进入花穴大展伸手。曹怀珍敛了笑容,眼神逐渐疯狂,神情痴迷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女人。

    “主人投怀送抱的样子真是浪荡。”

    不犯傻的时候有点帅,可惜弄错了剧本。洛迟反攻为王,将曹怀珍推到在沙发骑在曹怀珍身上。

    “不过是个被主人玩弄的下等奴隶罢了,也敢口出狂言?”

    “是不是口出狂言,主人马上就知道了。”

    闻言,洛迟已经微微察觉到不对,却不及曹怀珍动作迅速,饱满的臀肉被大手抓住,曹怀珍身子移了移,仰起头将粉嫩的贝肉含入嘴里。

    “我不玩了。”洛迟被舔弄的身子一阵阵的发软。

    粗糙的舌面刷过阴蒂,粉色小肉球快速变硬。灵巧的舌头来回拨动贝肉钻入缝中,在花穴中作乱,舔过穴口浅处的每一寸。敏感的花穴受到撩拨,迅速分泌出淫水,淫水沿着舌尖都进入了曹怀珍的口中。

    乖宝的水真甜。曹怀珍变本加厉的用舌头玩着花穴,双手揉着雪白的臀肉。

    洛迟扶着沙发背,几乎是坐在曹怀珍手上,红润的小口张着溢出破碎的呻吟。口腔又热又湿,舌尖撩拨着软肉上每根细小的神经,快感成浪潮式的涌来。

    这样的感觉太过汹涌,让人害怕。这样的姿势被舔穴也太过羞耻。

    “快松开,我不玩了。”

    曹怀珍松开了手,洛迟立马爬到一边离曹怀珍远远的。

    “怎么了乖宝?我弄疼你了?”曹怀珍嘴角还挂着洛迟的淫水。

    “谁让你舔的。”

    “我怕弄伤你,扩张做到位了进去的时候小穴不会太疼。”

    冷静下来后,洛迟意识到自己乱发脾气,低声道歉,“对不起。”

    “乖宝是害怕吗?你躺着我帮你口,我慢慢来你受不了就喊停。”曹怀珍像哄小孩一样耐心的哄着洛迟。

    怪物才不会害怕。“只是不喜欢。”

    “请主人给奴隶舔穴的机会。”

    曹怀珍轻轻分开洛迟的双腿,将头埋入腿间,这样的姿势花穴看的更清楚,淡粉色的贝肉亮晶晶的,看上去就很好吃的样子。

    曹怀珍轻轻嘬着小肉球,感觉到洛迟的身体不再紧绷后,舌尖渐渐下移,探入花穴,从吮吸浅吻到重重的舔舐快递的拨弄,模仿肉棒进出的动作将花穴玩到高潮。

    硬物就着淫水的湿滑寸寸没入,将穴口的软肉撑成薄薄一片,软肉被粗大的龟头挤开,花穴努力的包容着这个庞然大物。

    “乖宝,疼不疼?”

    有点疼,但和快感比起来微不足道。鸡巴太粗了,进入的每个细节洛迟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奶头也要舔。”

    曹怀珍将最后一点也塞了进去,俯身含住挺翘的奶头,一只含完再吸另一只。将两只奶头都润湿,再将两只奶头一同含入嘴里。

    阴道被硬物填充的满满的,狰狞的青筋硌着软肉随着花穴的收缩将软肉磨蹭的酥麻出水。

    曹怀珍握住洛迟纤细的腰,用大鸡巴操干花穴。

    怀洛篇(十四)怪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