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 > 高辣 > 咬到就不松口(h) > 怀洛篇(二)我心悦你
    咬到就不松口(h) 作者:小甜饼

    怀洛篇(二)我心悦你

    “老四,让妹子给我个好友位呗。”这都一个多月过去了,老大还不死心。曹怀珍天天和楚狂吟凤歌一起打游戏已经和楚狂吟凤歌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你自己加呗。”曹怀珍得瑟道,用手机自拍了几张不露脸的照片发给楚狂吟凤歌。

    “她要是加我我还用求你吗?你就帮帮我呗,兄弟的幸福都把握在你手里啊。”老大抓狂,这个楚狂吟凤歌真的没给他一点机会把好友申请都给关了。

    “那你找我有什么用?”

    “你又不喜欢人家帮帮我怎么了。你看你兄弟我什么时候对女人这么用心过,我是真的觉得那个妹子是我喜欢的类型……”

    楚狂吟凤歌:媳妇儿好帅啊

    看到楚狂吟凤歌回他了,曹怀珍直接挂了老大的电话。

    柠檬糖:乖宝喜欢就好

    楚狂吟凤歌:媳妇儿这几张照片真的好像男生,帅爆了

    楚狂吟凤歌:媳妇儿你是妹子对吧

    柠檬糖:我说我是汉子乖宝会不理我吗?

    楚狂吟凤歌:会拉黑你

    柠檬糖:哼ノДノ┻━┻我不就平了点嘛

    楚狂吟凤歌:乖啦,多揉揉会变大的

    曹怀珍脱下上衣躺到床上,头一阵阵的疼。一个月了,楚狂吟凤歌一直以为他是女的,他还必须继续装女的,因为楚狂吟凤歌从来不搭理男生。

    柠檬糖:乖宝你为什么不理男生啊

    楚狂吟凤歌:生理排斥

    柠檬糖:乖宝你是百合吗

    楚狂吟凤歌:不是啊,媳妇放心,我们的感情很纯洁的哟

    楚狂吟凤歌:我很直哒,你看我喜欢的不都是帅哥嘛

    柠檬糖:吃醋,我不帅吗

    楚狂吟凤歌:帅鸭,媳妇最帅啦

    曹怀珍看看自己的小兄弟,心里很憋屈,自己怎么就沦落到这地步了!最关键的是,他还争不过一群纸片人。

    柠檬糖:乖宝,我们玩角色扮演好不好,我演你老公

    楚狂吟凤歌:媳妇怎么又想玩了呀?

    因为我本来就是男的啊!曹怀珍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调整好心情玩“角色扮演”。现在这样总好过老大,连和楚狂吟凤歌说句话的机会都没。

    柠檬糖:乖宝,老公硬了

    楚狂吟凤歌:媳妇变坏了哟

    柠檬糖:因为我想成为男孩子嘛

    楚狂吟凤歌:我也想

    柠檬糖:来嘛来嘛,乖宝

    曹怀珍怕自己被气得吐血而亡不再争论性别这个问题,起码现在他根本不可能和楚狂吟凤歌坦白自己的性别。曹怀珍拍了几张腹部的照片发了过去,他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有自信的。

    柠檬糖:乖宝喜欢吗?

    楚狂吟凤歌:不喜欢,没有美感。

    楚狂吟凤歌:我喜欢那种病态的白,有点轮廓却不是很清晰的那种,美少年啊美少年,想想就觉得美好。

    楚狂吟凤歌:媳妇我发图给你吧,你找的不好看。

    看你麻辣个鸡看,自己的女人对着别的男人意淫,他头上这顶帽子得多绿。还好楚狂吟凤歌只喜欢纸片人,不然他是真的要被气死。

    柠檬糖:呜呜呜_我喜欢这样的嘛乖宝

    柠檬糖:而且这样的活比较好,又粗又持久

    楚狂吟凤歌:媳妇羞羞哦,喜欢这种的

    柠檬糖:乖宝不喜欢吗

    楚狂吟凤歌:我只喜欢看,我对异性的生理排斥很严重哒,碰到我衣服我都受不了。

    柠檬糖:乖宝不找男朋友吗?

    楚狂吟凤歌:不找,看到男的就恶心

    柠檬糖:乖宝不去看看医生吗,总不能一辈子不找男朋友吧

    楚狂吟凤歌:孤独终老挺好的啊

    柠檬糖:乖宝才不会孤独终老,乖宝有我

    楚狂吟凤歌:媳妇真好,最喜欢媳妇啦

    值了值了,有乖宝这一句喜欢他的忍耐都是值得的,一步一步慢慢来乖宝会慢慢接受他的。

    柠檬糖:老公想乖宝了

    半响,手机没有提示。

    楚狂吟凤歌:媳妇对不起,我过不了心理这关

    洛迟放下手机。理智告诉她该结束这段关系了。这个男的装的太差劲了,而且还对她动了歪心思,不值得做朋友。可是心里却又怀着百分之一的希望,希望这个人是值得信任的。果然,她还是适合当个看客,感情这个东西太干扰人的判断。

    柠檬糖:没事鸭,乖宝不要为难自己

    柠檬糖:是我提的要求过分了鸭

    柠檬糖:我们打游戏吧,乖宝带我躺赢鸭

    楚狂吟凤歌:嗯,媳妇上游戏

    只要不打破那个界限,他和楚狂吟凤歌就是很好的朋友。曹怀珍怀疑自己也跟老大一样被下了蛊,对一个不知道长相不知道年龄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生如此痴迷。

    每天一放学,他回到家第一件事拿起手机就是看乖宝有没有给他发消息。为了让乖宝早点睡觉,他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单子。

    柠檬糖:乖宝语音吗

    楚狂吟凤歌:好吧

    曹怀珍戴上耳机躺好,语音电话通了以后,他将自己的麦克风给关了。腿间硕大的性器已经勃起,比一般人的尺寸长却不算太长,但是粗的可怕。棒身是漂亮的巧克力色,龟头颜色稍浅一些。完美避开楚狂吟凤歌的喜好。

    曹怀珍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女声,冷冰冰的带着点沙哑,这种冰冷却没维持多久。

    “大哥对不起啊,我错了别杀我啊。傻了吧弟弟,太嫩了。”

    曹怀珍一手套弄着性器,一手拿起手机在淘宝上搜着有没有什么能让性器变粉嫩的东西。头一次,曹怀珍这么羡慕于凡,他也想要有一根粉嫩嫩的鸡巴。

    曹怀珍拍了张自己小兄弟的照片发给楚狂吟凤歌。

    柠檬糖:乖宝觉得这样的怎么样啊

    楚狂吟凤歌:丑,好黑啊

    柠檬糖:可是很粗啊,乖宝一点都不喜欢吗?

    楚狂吟凤歌:是媳妇的我就喜欢,可是媳妇没有啊

    有……我真有……曹怀珍有苦说不出,这是个好迹象,乖宝对他没有那么排斥了,加以时日他定能和乖宝修成正果。

    楚狂吟凤歌:媳妇儿还是别想这种了,插不进去的就算插进去下面也会被撕裂的。

    柠檬糖:做好前戏会很舒服的。

    曹怀珍还想多劝几句,老大发来了消息。

    老大:老四你在跟谁打电话

    柠檬糖:楚狂吟凤歌

    老大:草草草,快挂了,来跟我打电话,是兄弟就挂

    柠檬糖:老大你鸡巴什么颜色

    老大:粉的啊,艹你问这干嘛

    老大:你不会对我有想法吧

    柠檬糖:滚,我是楚狂吟凤歌的

    心中气愤,曹怀珍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快速撸动自己的小兄弟,听着楚狂吟凤歌的声音射了出来。

    “艹。”

    鸡巴再粗再持久又怎样,他的乖宝喜欢粉的不喜欢粗的。

    怀洛篇(二)我心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