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 > 高辣 > 咬到就不松口(h) > 43见家长(微h)
    咬到就不松口(h) 作者:小甜饼

    43见家长(微h)

    姜陌以为于凡是过几天回来,却是会错了意。天还没亮,姜陌就被姜女士叫醒。

    “宝贝,起床了。今天去于凡家拜年,你快起来收拾收拾自己。”

    不是说去二姨家的吗?姜陌记得姜女士之前说今天要去二姨家的啊。睡眠不足,姜陌头脑不太清醒,被姜女士催促着换好衣服洗漱完毕。

    “你织的围巾要带去吗?”姜女士给姜陌编着头发,订婚总得打扮的正式点。前几天双方父母聊着聊着一不小心就把订婚的事给定下来了。于凡是知情的没有反对,姜陌这边姜女士决定将告知姜陌的艰巨任务留给未来女婿。

    坐上车,姜陌抱着围巾睡在姜女士怀里。姜陌一向睡得死,姜女士也不担心姜陌会听到,“老公,订婚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宝贝还这么小。”

    “嗯?老婆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女儿随你。”姜女士和姜贤举办婚礼的时候才刚成年。

    这个……自家宝贝不觉得早那她这个当妈的自然也没意见,“宝贝不会吃亏吧?”人心难测,于凡现在是好,将来变了怎么办,她不舍得自家宝贝受委屈。

    “老婆放心。”

    姜陌睡着睡着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去于凡家拜年那不就相当于见家长了吗!现在下车还来的及吗?她什么准备都没有啊。

    到了地方,姜陌觉得这小区越看越眼熟,她好像来过。浅棕色的墙,蓝色铁门,花坛里的杜鹃花。

    “母上大人,这不是二姨家吗?”

    “帮把手。”姜女士将两份最轻的大礼包交到姜陌手中。过年走亲戚总是免不了要带点东西的。

    难道我梦游了?太想于凡所以做梦梦见今天去于凡家?姜陌现在很混乱,一度怀疑起了人生。

    小区是前几年建的,楼层不高没有电梯,姜陌拎着东西跟在后面。爬了几层楼,姜陌看到二姨和二姨父站在门口,于凡在最后面。

    “来了,他们人去买菜去了,过会儿回来。”姜陌二姨道。

    “二姨,二姨父。”姜陌打了个招呼将东西放门边默默跑到了于凡旁边。

    “你们怎么带这么多东西?”

    “先进去坐着,站门口堵着干嘛。”

    坐一群长辈中间,姜陌有点尴尬,唯一一个同龄人还去倒茶去了。这到底什么情况?来个人跟她解释下啊!

    “姜陌长漂亮了啊,小时候圆嘟嘟的,现在瘦得了。可谈人了?”姜陌二姨一脸欢喜的拍着姜陌的肩膀。

    “谈了。”于凡替姜陌回道,将茶摆在茶几上,在一众长辈的面前将姜陌拉进了房间。

    “娘子,为夫终于见到你了。”关好房门,于凡将姜陌拥入怀中。这些日子,他总是会梦到姜陌,可那都不是真的,梦醒了就都没了。

    “夫君,这到底是不是我二姨家?”姜陌彻底迷乱了。

    “你二姨家在楼下。”

    终于弄清楚了,姜陌放心的把头埋在于凡怀里,呼吸着于凡的气息。于凡家里开了空调,所以于凡只穿了件单衣,隔着层薄薄的衣物,姜陌能感受到于凡的温度,于凡心脏的跳动。

    “早上吃过了吗?”

    “没。”

    于凡去厨房煮馄饨给姜陌吃,姜陌因为害羞躲在房间里不敢出去。房间里有点热,姜陌便脱了外套。姜女士弄得头发有点复杂,还插了几个头花,姜陌怕弄乱了头发被姜女士说,端正的坐在床边。

    于凡的房间空荡荡的只放了张床,雪白的墙面一点装饰也没有,窗帘也只是那种最简单的黑色遮光帘。没了外套口袋,姜陌双手无处安放,在床边摸了摸,想起了自己织的围巾。

    姜陌将门开了条缝,客厅的人变多了,姜陌看他们聊得火热悄咪咪的跑到门口找出放围巾的纸袋又溜回了房间。

    房间太空一点也不好,连个藏东西的地方都没有。于凡端着馄饨进来时,姜陌还没想好把东西藏哪儿。

    “为夫喂你?”于凡看到袋子也不急着看,当务之急是先把姜陌喂饱,饿着对身体不好。

    “嗯。”

    姜陌像个没骨头的人紧紧攀附在于凡身上,手不老实的摸着于凡的腰腹,紧实滑腻的手感,硬硬的按不下去。

    温度合适的馄饨送到姜陌唇边,姜陌一口包下,这馄饨皮里加鸡蛋了好像,皮很有韧劲有股鸡蛋的香味。

    姜陌的的手伸向于凡平坦的胸前,这里没瘦更结实了些。

    “夫君累瘦了,这么大个人都不会照顾自己。”

    一直压制着的欲望在此刻失控,于凡的心都要被他的娘子娘子暖化了,“娘子照顾为夫?”

    “好,但我做饭不好吃哦。”她只在姜女士指点下做过几次,能入口但是姜陌觉得远远不行,离美味还差很大一截。

    “等高考完不忙了夫君教我,我天天给你做饭。”

    “不用教,为夫吃娘子就好,运动能强身健体。”于凡的表情认真的好像真如他所说的那般,只是为了强身健体绝无一点遐思。

    姜陌避其锋芒,“喂我,我还要吃。”

    于凡作为主人,不能一直待在屋子里,吃完馄饨,姜陌跟于凡一起去了厨房给于凡帮忙。做饭不行,打下手她还是很有经验的。

    在厨房,姜陌见到于凡母亲,于凡家真的是基因优良,于凡母亲看上去就像二十多岁似的,高贵冷艳风情万种,但是性子与长相非常不符,“你怎么让我儿媳妇干活?儿媳妇,我给你重找个吧。”

    “阿姨,是我自己要做的。”姜陌弱弱的说道,于凡母亲气场太强了。

    “出去,别碍事。”于凡的气场居然压过了于凡母亲。只一个眼神,姜陌便有种掉冰窟窿的感觉,有点可怕。

    “谁理你,儿媳妇我们出去,你喜欢吃零食对吧,我刚刚在超市买了好多呢。”姜陌为难的看着于凡,这是送命题啊,一边是自家男票,一边是自家男票的妈妈。

    “出去。”于凡将姜陌拉到自己怀里,开始收拾料理台。

    “儿媳妇累了就出来吃零食啊。”临走前,于凡母亲还不忘气一下于凡。

    姜陌听得心惊胆颤的,还好于凡母亲一走于凡又变成平时温柔的模样。

    一大桌子菜忙活了几个小时才上桌,中途姜女士和姜陌二姨来帮忙,对于凡一通夸奖。

    “姜陌好福气,于凡真能干,长得还俊俏。”姜陌二姨对于凡赞不绝口。

    “是我运气好,遇上姜陌。”

    大人们吃饭总少不了喝酒聊天,姜陌吃饭是真的只吃饭,吃完饭就和于凡一起溜回了房间。

    “唔,好看。”姜陌将围巾取了出来给于凡围上。长的好看的人真的什么颜色都驾驭得住,连这种正红色都能戴出一种惊艳脱俗的感觉。

    “娘子是想圈住为夫吗?”姜陌的手还抓着围巾,似乎真有点这样的意味。

    桌上,于凡也喝了点酒,凑的近了,能闻到明显的酒精味,令她着迷,令她沉醉。带着酒味的舌侵入姜陌口中,缠着她的舌在口中嬉戏。

    “外面有人。”姜陌推开于凡,虽然不一定有人进来,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这房子隔音好像不怎么好,能听到外面人说话的声音。

    “不做,为夫就尝尝。”于凡带着姜陌躺到他的床上,揉弄着姜陌的酥胸。他早就想这么做了,戴上姜陌给他织的围巾后这个念头便怎么也控制不住。

    姜陌咬着唇,默认了,她的身体也渴望着于凡。湿热的吻落在姜陌锁骨处,于凡在姜陌锁骨下种了个鲜红的草莓。

    大手覆在胸上不动,将内衣下的奶子压的扁圆,奶头陷入乳肉中。

    于凡挪着姜陌的身子,在姜陌脑袋下垫了个枕头垫高姜陌的头部,让姜陌可以看见自己的奶子是如何被他玩弄的。

    “这里是为夫的。”于凡指着姜陌的奶子道,“你也是为夫的。”

    内衣被拉下,粗糙的毛衣硌着奶头,于凡的指尖拨弄着小小的一粒,将奶头逗弄的更加挺翘红润。

    姜陌不敢发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白皙修长的手指玩弄衣服凸起的地方。修的圆润的指甲盖轻轻刮着凸起,其余的手指掠过柔软的乳肉。

    “让为夫喝点水,为夫就让娘子舒服好不好?”飘飘浮浮的语气似是有点醉意。

    “没洗过,脏。”

    “娘子不脏。”指尖擒住娇小的奶头捏弄,舌尖滑过姜陌的脖颈濡湿一片。于凡吮着那一块软肉,将软肉吸红,痒里带着点刺痛。

    “娘子,为夫渴了。”

    这种撒娇的语气,姜陌听了下身一股儿水流出,她的夫君果然是喝醉了吗。

    “这里也有水。”姜陌送上自己被吻的娇艳的唇。

    “为夫没醉,就是想逗逗娘子。”于凡浅啄着姜陌的唇,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坏。”姜陌咬了下于凡的唇,却是没舍得用力道。

    “娘子还想不想舒服了?”于凡威胁姜陌,借着酒劲儿可劲儿耍坏欺负姜陌。

    “夫君舍得让我不舒服?”有意放软的声音又娇又媚。

    再耽误下去,两人都要受罪,于凡撩开衣服的下摆,含住一边的奶子,另一边用手抚弄。外面都是人,于凡也不想弄得太过火,便一个劲儿的逗弄姜陌的敏感点,用唇舌将姜陌送到高潮。

    姜陌捂着嘴,却没能堵住全部声音。

    “娘子的第一次高潮便是这样的。”身子敏感到他只是玩弄了下奶子就到了高潮,前后不过才几分钟。

    “夫君厉害嘛。”

    这个答案于凡有点受用,看来他的娘子真是越来越懂他的心思了。虽然开着空调,于凡担心姜陌受凉将姜陌的衣服给理好了。

    “夫君不要吗?”姜陌盯着于凡裤子鼓起的一块儿。忍着欲望对身体不好,姜陌纯属担心。

    “够了。”只要能玩弄到姜陌的身体就够了。晚上人都走光了他会将这份儿连本带利讨回来。

    43见家长(微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