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文 > 高辣 > 咬到就不松口(h) > 4保持距离
    咬到就不松口(h) 作者:小甜饼

    4保持距离

    深夜,姜陌缩在被窝里看小说,为别人的爱情感动流泪。

    这是少数姜陌看的非常虐的小说之一,里面有些话特别扎心。

    比如女二在为救男主而死的时候说的一段话,“他看我一眼我便觉得他喜欢我,事实上他连看都不曾看过我,我心上有他,所以看什么都是他喜欢我。”

    单相思真的好苦啊。姜陌用手抹去脸上的泪水,还好她陷的不太深已经醒悟过来,有些人注定是高不可攀的。

    第二天早上,姜陌是被于凡叫醒的,她昨晚睡的太晚闹钟没叫醒她。走在路上,姜陌还是迷迷糊糊的,觉得头很晕,眼前一片白茫茫只能凭借本能行走。

    好困,真的好困,她只睡了两个小时不到就被叫醒了。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痛苦了,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睡。

    爬楼梯的时候,于凡紧紧牵住姜陌的手,一步一步紧紧黏着,防止姜陌摇摇晃晃从楼梯上摔了。大约是还没清醒,姜陌不仅没甩开还把于凡的手抓的紧紧的,就像找到了依靠一般,把自身重量分担到于凡身上。

    好不容易走到座位,姜陌连书包都没放下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空调开了有一会儿了,再加上是早上,班里凉兮兮的。于凡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搭在姜陌身上。

    “和好了?嗯嗯嗯?我说的对不对,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不过你是不是弄得太狠了,困成这样。”曹怀珍一手搭在于凡身上贱兮兮的说道。

    “她这是困的,白痴。”丘樱之也凑了过来看看姜陌的情况。

    曹怀珍没好气的瞪了丘樱之一眼,往旁边挪了几步离丘樱之远远的,满满的嫌弃。

    丘樱之却根本不理会,看姜陌没事便走回了座位上,有于凡照顾姜陌她也不用担心。

    姜陌和于凡在爬楼梯的时候耽误了太多时间,所以没过多久就上早读了。

    于凡手里拿着书不知翻到了哪页,想到哪篇背哪篇,视线一直锁在姜陌身上。

    老铁照例巡查,看到姜陌趴在桌子上眉头紧锁有点生气。姜陌是从普通班转上来的,资质本来就不好,现在还偷懒。而且早上刚刚有同学跟他汇报了一些事。

    老铁准备敲敲姜陌的桌子将人叫醒,手还没落下,于凡就放下书,说道,“老师,姜陌发烧了,头晕晕沉沉的,我就让她趴着睡会儿。”

    身子不舒服情有可原,老铁看姜陌脸色通红也不像作假,便不追究。只是有些事,他还是得严肃处理。

    “我知道了,你跟我来办公室一趟。”

    这个点老师几乎都在巡查早读,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老铁关上了门,在自己的位子坐下。

    “于凡,早上有同学跟我说,看到你早上在楼梯上跟姜陌手拉着手搂搂抱抱的。之前,她跟我说你和姜陌走的近我都没放心上,你学习成绩优异,老师一直都很看重你相信你。可是今天早上的事你得跟我好好说清楚。”

    于凡的眼神阴沉了几分。

    “姜陌父母都在国外,我身为兄长自然要多照顾她。今天早上是因为姜陌生病,我扶着她而已。这件事是我欠缺考虑。”

    一番话说的没毛病,再加上于凡一向是自律让人放心的学生,要不是那个学生三番四次来跟自己汇报,自己也不会找于凡谈话。

    “兄妹也得顾虑身份,走的太近同学们看到了难免说闲话。姜陌来班里有一段时间了吧,应该有处的好的女生了,女孩子的事该让女孩子去操心。”

    话说到这份上,老铁相信于凡应该懂怎么做了。说到底老铁还是有份担忧,就怕于凡一时糊涂真的谈恋爱了,这么好的苗子不能被耽误了。但是现在又不能调开座位,突然调开座位,没什么也会传出什么来。这些学生,学习成绩好是好却丝毫没让他这个班主任感到省心。

    “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读书了。”于凡走出办公室将门关好。

    班里成绩第一的扛把子被老铁找去了,这可是件不小的事,不过于凡看上去和去之前没什么变化,不少人都在好奇老铁到底找他干嘛。几个关系不错的就拦住他问了下,于凡只说是老铁问自己的学习计划。合情合理,知道的便不再多问安心读书。

    曹怀珍和于凡是死党,别人看不出来,他可看出来了,于凡脸上写着四个字“我想杀人”。这怒气哦,他看着都怕,也不敢开玩笑了。只是戳了戳于凡,让于凡到自己旁边来跟自己说说,看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仗着成绩好,曹怀珍选了于凡后面的位置,不要同桌,一个人霸占着两张桌子椅子。

    于凡把姜陌身上滑落的外套又往上拉了拉,拿着书坐到了曹怀珍旁边。

    两人看上去是在互相背书,实际上是在说刚才的事。

    “老铁找你什么事,这么大的火气?”

    “有人跟老铁说早上看见我和姜陌在楼梯口搂搂抱抱。这还不是他第一次跟老铁汇报我和姜陌的事。”

    于凡说这话的时候,曹怀珍看的心惊胆战,就怕自己兄弟没控制住自己的怒气爆发了。

    “谁啊这么贱。你放心,班里就这么些人,谁经常找老铁还是很容易看的出来的。早上你和姜陌来的迟,班里人来的不少,要查的话应该不难。”

    “嗯,不一定只有一个。姜陌和我走的太近难保某些人看不惯。”

    虽然才高三,班里已经相当复杂了,个个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上一秒跟某个人玩的溜下一秒就跟另一个人说他的坏话。

    于凡和曹怀珍玩的近,班里的这些他很少掺和。只是这次,这告密的,惹到他了。

    姜陌算上早读连睡了三节课,连动都不曾动过一下。课间那么吵也没把她吵醒。

    手麻了,腿也麻了。这就是姜陌现在的感受。动了下四肢,姜陌麻的直颤。姜陌想起自己以前看到的缓解腿麻胳膊麻的办法,但那都是说单纯的胳膊麻或者腿麻的,没有说四肢都麻了要怎么弄。

    “你醒了啊。”丘樱之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拍了下姜陌的肩膀。

    姜陌四肢发麻难以保持平衡直直往桌子上倒去,还好于凡反应迅速拿手挡了下。不然就是duang的一下了。

    “哈哈哈哈,你这是咋了。”丘樱之看着姜陌以奇怪的姿势保持着静止发出了有爱的笑声。

    姜陌也很无奈,她也知道自己的姿势很傻,但是手和腿都麻了她也没办法。因为枕的太久了,姜陌的脸上有红痕。老铁看到的姜陌满脸通红实际上是趴着睡脸部散热不佳热的。

    “你别笑。”姜陌严肃的说道。

    “好好好我不笑,我刚刚在食堂给你买了奶茶还热着呢。”丘樱之说着把奶茶放到了桌子上。

    姜陌绝望的看着桌子上的奶茶,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可能就是她和这杯奶茶之间的距离。胳膊腿麻了要多久才能恢复正常啊,姜陌连苦笑都笑不出来。

    丘樱之笑了一会儿,将管子插了进去,送到姜陌嘴边。姜陌吸了一口,大写的满足。

    丘樱之只喂了一口便松手了,故意逗她,姜陌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摆在桌上的奶茶。

    于凡将姜陌身上的外套挂在椅子上,拿起奶茶送到了姜陌嘴边,姜陌犹豫了下还是喝了,奶茶当前,拒绝的是傻子。

    不过好丢人哦,睡觉睡的四肢都麻了,她和于凡在她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也很丢人,蹦蹦跳跳的让于凡看到了自己未来老公的福利。自己怎么就这么丢人呢。

    4保持距离